古城即事

  一缕暖黄光晕

     为了消防安全考虑,单位的办公室里是不允许抽烟的,不过毕竟那么多大老爷们,彻底禁烟似乎也不太人道,所以单位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在走廊尽头靠近窗户的地方设了一个专门的吸烟区,附带一张茶几几把椅子和一个烟灰缸。由于一层楼里部门众多,平时也没什么打交道的机会,刚工作的那段时间,吸烟区就成了自己重要的社交场所,上到快退休的老同志,下到自己的同龄人,几根烟的工夫下来,也就慢慢熟络了。

 早上来到单位,老烟民们第一件事就是要趁开始工作之前,跑到吸烟区吞云吐雾一番,顺便八一八单位里的那些破事。通常来说,去那里的人都是自备烟火,不过如果有人拿了好烟,用我们那儿的话叫细粮,也都会掏出来发给大家。

 
 大概是一年之前,一大早刚刚跑到吸烟区,办公室里的一个伙计小王早就坐在了那里,从口袋掏出一包烟要给我发。不过,那包烟有些不太一样,细长,在过去的印象里,那应该是女士烟。

   “嚯,抽开女士烟了”  

   “看好了,好猫,就是细了点儿,跟粗的一个味”

   “好抽吗?”

   “还行吧,这玩意细,三根才顶粗的一根,戒不了烟起码把量控制住了”

   “快拉倒吧,指望你戒烟”

   说着说着吸烟区里的人越来越多,看着小王手里的吸烟,议论纷纷。

   “小王,没看出来,这么娘炮”

   “小王,现在耍得洋蛋”

   被大家开了群嘲模式,小王也觉得有点儿尴尬,抽完烟默默地回到了办公室。

 
 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买烟的时候,发现单位和家旁边的几家烟酒店里,逐渐多了细烟的身影,而老板也热情地给自己推荐起了几种细烟。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常见的几种牌子都出了对应的细烟品种,价钱一样,然而量倒是少了三分之二。

 
 经不住诱惑,自己终于开始买了条细烟试试看。虽然开始还有些不喜欢,不过时间长了,感觉似乎还不错。但就是有一点,以前每天半包的量,现在成了一包半,看来靠这种方式控烟真心不靠谱。

 
 而在单位里,小王依然坚持着抽细烟,大家也照例会调侃几句。不过慢慢的,烟灰缸里的烟屁股,多了些细的,而且,越来越多。

 
 大概上个月吧,一个处长突然一大早出现在吸烟区,在这种地方碰到领导,确实有些尴尬,不过更尴尬的是,领导倒是主动掏烟出来:”小伙子,来”

   接过烟一看,细的。

   “现在看啊,这细烟抽起来确实不错”处长点着了手里的烟

 
 不知道是不是领导的带头作用,单位里抽细烟的人越来越多了,小王也终于不用被人调侃了。

   今天去单位,一个同事在吸烟区热情地给大家发烟:”来根细粮,1916″

   “这东西什么时候也能出个细的就好了”大家纷纷感叹起来。

  从宅院天井

  如一棒昨日的黄豆倾泄

  跳跃着

  扑进了方桌上

  父亲装满糯米酒的壶口

  被柔软的时光

  一盏一盏

  斟成北门古渡

  日夜奔涌的浪花

  一轮皎洁的明月

  从遥远的秦汉走来

  幽幽地照在

  母亲身上蜡染的对襟衣

  和她不断吱吱嘎嘎的纺车

  在春的风夏的花秋的月冬的雪里

澳门新葡亰总站,  慢慢转悠古街深巷

  斑驳陆离的年华

  角落的角落里

  一间方寸铺子

  满头银发的老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