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妈妈

  农民工的影子

今天中午去干活,无意间看到一位老妈妈坐在冰冷的台阶上,啃着硬硬邦邦冰凉的馒头,让我想起了我去世三年多的妈妈,我妈妈是一个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的农村大妈,从我记事起,我妈妈管着我们家里的钱,那时候我还小,我们家蒸馒头,妈妈都是用红薯粉加白面粉蒸馒头给我们吃,只有春节的时候才给我们蒸白面馒头,吃捞面条,都是把蒜瓣导成蒜泥对点清水,偶尔会放点香油,面条都是妈妈一下一下用擀面杖擀出来的,我记得我很喜欢吃红薯粉加点白面粉擀的面条,妈妈不管下地干活多累,回家都去给我做,那时候我们家几乎很少炒菜,只有冬天炒点白菜萝卜,记得妈妈最喜欢吃的就是凉拌白菜丝和萝卜丝,放点辣椒,放点醋,妈妈吃的津津有味,我们姐弟三个一天一天的长大了,出去工作了,妈妈和爸爸在家种地,爸爸偶尔出去干点建筑活,妈妈爸爸担心我们姐弟三个在外面工作累不累,吃饭的时候,吃好没有,吃饱没有,而他们呢,在家早上稀饭馒头,中午也许是面条或者还是稀饭馒头,晚上随便吃点,只有我们回家了,他们才去镇上买点菜,做饭的时候,问我们想吃什么就给我们做什么,我们姐弟三个在家呆不到一个月就出去工作了,他们还是像往常一样去生活。我妈妈是突发脑溢血去世的,那时候我们姐弟三个手里钱也不多,到处借钱给妈妈看病,可是还是没有留下妈妈。我想说的是,我们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想过自己的父母吗,那些打着上学的旗号,伸手问父母要钱,在KTV唱着父亲的人,你们好好摸摸自己的心,父母对子女的爱是无私的,我们是怎么回报父母的

  从刚能吃上饱饭的贫瘠之地而来

  背上大包行囊半夜里出发

  走过烂泥要齐小腿的乡村路

  站在早7点的县级班车上

  在大湾小湾的泥石路上颠簸几个小时

  得到了一份能做几天的短工

  早上吃的是稀饭大馒头

  中午吃的是大食堂的素菜米饭和米汤

  晚上吃点荤菜喝点烈酒

  就呼呼的睡在几十人一间的上下铺床位上

  嘴角露出一丝甜蜜的微笑睡着了

  农民工的影子

  从城镇的出租屋出来

  骑上自己的车辆天亮就出发

  穿梭在城镇间的大街小巷

澳门新葡亰总站,  赶到传呼机电话联络的地方

  用自己的勤劳或技能做工

  早上吃的是路边摊的稀饭馒头

  中午吃的自己带的饭菜

  晚上回到自己的出租屋

  洗洗澡刷刷牙

  躺在合租的单人间乐滋滋的

  农民工的影子

  过年回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