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乡,再无所归(一)

  花扎成的头圈总是那么的圆满

世间不是所有的感情都有可以落脚的归属,譬如那些暗夜不能诉的情愫,譬如自打人类有了迁徙开始,就被吟诵不绝的乡愁。故乡是什么,是你出生那日起便只能一步步远离的脑中印象。归去前,你再多关于它的念想回忆,终究在归来那一刻破碎凌乱。于是明白,所谓故乡,离去后便只能偶尔回去看望,再无处可归!

  尤其看到父母辈的人一胳膊的花,在桦皮岭路口售卖着

(一)

  导航错过了丁字口,他们不会让你错过

回去那日,下了高铁乘公交转车,因是非下班高峰期,一路畅通无堵。司机大叔车开的又稳又顺,却在到达终点站前一个红绿灯突然停下,并略带歉意的解释道:“现在这里停一分钟,今天路况好,开的比较快,比规定时间早了一分钟,现在进站领导看了会说我偷懒!”然后,他略带自嘲的说:“领导只会照这规矩来,你早到就是偷奸耍滑;准时是正常,晚到是踏实辛劳,也不管晚到的司机们在路上是否偷懒。”

  堵车,在进入起伏路十分钟左右

想起上次回来,也是傍晚,司机把车拐进一处街道,撂下车和乘客,一言不发,自己开门走了,不知过了几分钟,拎了一袋馒头和菜回来。然后,毫无解释,再拐出,继续行驶。

  有掉头回去的,问了下,

(二)

  说前面有故障车,有的说车都停路边,

回乡的必经的大道上,有一处总是坑坑洼洼,倘若下雨,总会积些污泥,车歪歪扭扭行过,泥泞四溅。这不是小道,是县城通往省区的主干道。我问开车的姑父:“为什么这里年年都是坑洼不平呢?修了那么多路,为什么总这一处毁的比较快呢?不用修的吗?”姑夫答道:“故意的啊!你看路边设的超载检查点。路不好,车辆跑不快,有超载他们能抓住;路好的话,车嗖一下跑了,他们抓谁罚谁啊!”

  都爬上岭拍照了,变成了单行道

心中多年疑惑得解,却突然想起不知在哪里读到的一句话“监狱的存在不是为了惩罚犯罪,而是为了预防罪行!”

  很多时候,人云亦云是可怕的

(三)

  没有站上更高的山,看不到更远的景

回家办事那天,行至大道某处,姑夫突然指向路边简易平房说:“呐,就是那里,前两天有户人家在卖麦,那家女人蹲在地上整理麦袋子,有车后倒,没看见,把她挤死了。”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忍耐会吧

我看见那里,搭了个简易的棚子,摆了两只鲜艳的花圈,有个穿蓝色
T恤的小男孩,头戴白色孝帽,跪在花圈旁,头低垂着。听说死者是个三十多岁的妇女,那男孩应该是她儿子,看起来不过七八岁,正是贪玩爱闹的年龄。

  果然,十多分钟

第二天我单独经过时,即使刻意忽略,却还是忍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小男孩已不在,多了两堆成人:妇女扎成一堆,男人聚做一处。不用去打探,也能猜出他们是在做什么。不过是在和粮食收购点的主人对持,等着双方在赔偿金额上的互相妥协。然后,在妥协结果初步达成协议后,这些人群便会散去!偶尔,他们会在闲聊时谈起这场事故,可怜一下失去亲人的那户人家。只是,没有人有时间、有精力、有金钱去关心一个孩子,在这场事故中经历了什么!

  车慢慢开启了

  走过了几十公里的路

  路上偶尔有一处划线车

  路边停的车也也没成单行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