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难忘的岁月,唤起爱的灵魂

  秋风把这个院子装地满满的

“人如风后入江云,情似雨馀黏地絮”

  夜色涂抹在白色的墙上

季节“立冬”,地球的北半球。亚欧大陆东部,太平洋西岸,跨越东5~东9五个时区,约东经77度至约东经至146度,约北纬7度至约北纬52度进入了纯粹的冬天。这个时节想必我的家乡已有雪花飞舞了。而重庆的这个时候,天空大多数的时候却都是蒙蒙细雨。

  房间透出的灯光

那雨丝细得让你分不清是雾还是雨。这个季节很累,那些心事就像浮云。在某个特定地点特定时期定格在这细雨里。天空是推不开也扯不断的千丝万缕。那天空的寒凉又撕扯出了另一种寒凉。

  让垂在窗前的柳条闪着绿光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乘凉的人,散步的人

让昨夜别走,让晓风迭岚在我的晨梦里,立冬,落叶被雨打在地上,满目苍夷。因为小区院子里到处处落叶,大半个上午都听到那个清理工大姐“哗啦”,“哗啦”的扫帚声。混沌苍穹,繁华三千的芜杂尘世。天冷了,那些蝶儿蜷缩在茧里挂在冬青树下。无语,默默。随风轻摇,不知前程后世。这个季节,也许是为了取暖,也许是为了依偎,也许,只是为了也许的存在而等待盛夏。

  品茶的人,聊天的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隐隐约约的声音

推开窗,看到海棠枝头那最后两片枯叶也在昨夜被最后一次秋风卷走了,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丫插在花钵里。是呵,我细想,好像也没有什么花为了这个季节而开,我墙角的梅花缀满了青幽幽的花蕾,藏在还没落完的叶子下,静静地待月西斜。好像能听见那谁家的那个小谁还在思念着谁家的那个谁。立冬了,这样的季节,一束束寒流总能触及到那些泛黄的伤口。

  在秋风中酝酿着回忆

刚好此时邻家的电视里传来了轻柔的歌曲“遇见你的我,碰见我的你,在同样的夜色里,问着同样的问题……谁在等我,我在等着谁。谁在爱我,我还爱着谁。”惹得我的眼一下子就涌满了雾雨,不想承认的心事,倾刻间卷土重来。

  就在不远的河边

不想再想起你的我,任由爱的时光秒针转动,颠簸,却没有把你带走,留在我初冬的季节里。再一次遥望你的方向,再一次在初冬的季节问你,“你那里下雪了吗,”可曾,还记得旧时那些温润的时光,思念一串串沉淀在我的季节里,深深浅浅。

  就在不远的码头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那一年的再见

雨淋湿了窗台,狠狠地抽打着窗棂,思念就又湿了一回,所有的风景全是想你,我一直以为我把那些飞花的日子已存封。就一直迷失踯躅这条芊长的小路上。谁知季节的风一吹,一个寒颤就让我回到了那些只属于你和我的日子,那些折翼枯叶蝶就在我身边纷飞,打散了我残留的收藏,错落碎成一地的嗟叹。

  却成了一生的永别

还记得那晚月静如池,我们俩骑单车在霁虹桥上弯来弯去压出细细长长的车辙,夜色中全是你的轮廓。依依呀呀的快乐和心跳就撒了一路。一样的时间,此时,夜依然很深很静,柔情把盏,侧耳倾听,只剩下我的呼吸和敲打键盘的声音,望远方遥远的你,目不可及,淡忧铺染,缕缕情思寄与屏前。

  再一次回到小院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这个季节的风儿、夜色、星光…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  再一次望着远方

  那个季节的秋水、只有一条小船的码头…

  把所有能回忆到的,都反复存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