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由洗耳

  快快找一条干净的河洗净我皎洁的双耳

山岳重叠,山溪涓涓。远古的大山是富有灵气的山,远古的河流似乎也充满了祥和与智慧。

  我的双耳耳廓分明耳道清净

圣尧及随从几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探寻。这次不是觅水,这次是寻贤。

  不许任何的污垢玷污洁净的心

尧对随者说,放勋立朝以来,一晃已有四十余年,四十年来,放勋深感体力不支,尽管身边有一班文武贤臣,但,还是觉得乡野山林之间,隐藏着无数智者贤人,就如同乡野里奇绝的山川一样,潜伏着一批奇绝之人。采山野之气,吮天籁之精,他们有着仙人一样的灵气和慧眼,拜访他们,结识他们,放勋可以有所长进,可以开阔视野,听听他们治国安邦的见解和对天下的看法,也无不受益……

  耳朵是心灵的通路流淌的河直通达心房心室的血管之处

尧上到了山峻水清的姑射山上。从前,他听人说过,这里曾居住着颇负名气的四隐士。真的,尧是冲他们而来的,不过,他事先并没有声张。

  你怎么这样将如此污垢泼洒在两个人狭小的空间里

在一片古木参天灌木葱郁怪石嶙峋且山势奇险之处,隐士许由正弯腰曲臂于一条明澈的溪水边,精细瘦长的双手掬了溪水,一捧又一捧地慢饮。溪水从他有些花白的胡须上流下去,而他颇有些红润的脸庞却显然是一张中年男人的脸。

  如鸿毛的大雪般覆盖着我的飘逸的黑发单薄的衣衫

尧走上前去,对许由施礼。

  像童话的世界雪总是让人觉得美丽

许由子,先生近来可好?放勋今日来,想向先生请教。

  你以为如此吗我如此爱雪

许由仿佛没听到尧的问话,双手捧着,居然将溪水洒向空中,一捧又一捧。

  但你将雪的空气里充满了剧毒的汁

尧再次施礼,且缓缓说道:太阳出来了,火把还没有熄灭,要它显示光辉太难啦;时雨已降,再去浇灌田园,实在徒劳无益。许由子若能给我推荐个可任命天子的贤人,天下必然太平,庶民亦可安康,不知先生可赐教一二?

  我避之不及但我坚决的将他们摒弃

许由不语,久久的,当他得知圣尧欲把天子让位于他时,惊讶地说道:尧治天下,如今已祥和太平,让许由取而代之,岂不多此一举,惹天下人耻笑吗!由隐居深山就是为了这个吗?鹪鹩即使到深林里筑巢,亦不过占据一枝;鼹鼠就是跑到大河里饮水,也不过喝饱区区小腹,天下于许由有什么用呢?天子请回吧,厨子就是不做祭祀的供品,主持祭祀的人也不会替他做的……许由言罢,甩甩手上的水珠,笑吟吟地走了。

  挥洒我的长发衣襟抖落的一丝不挂

许由沿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水边的小路匆匆走去,心事重重的样子,目光却看看脚下的河水。

  让阳光暴晒不能丝毫的沾染让潮湿过的霉味也全部挥发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还是走远一些吧,不要让洗过后的水,弄脏了这一带的河岸。许由这样想着,来到一片河水的浅显处,有一行大小不等的粗糙的踏石在小河里点缀,他蹲在了踏石上。

  你滔滔不绝的将你的毒气播洒

清清的水流,激溅着白色的水花儿,从他脚边悠悠然地流去了。

  我用悠扬的音乐将心田缭绕将你的大作淹没

许由对着流水,喃喃说道:多少年了,由的双耳听惯了山风的呼啸,听惯了松涛的轰鸣,听惯了百鸟的细语,听惯了流水的脆响,听惯了优美无比的天籁,这古朴庄重的自然之声啊!

  隐者许由的长发立耳容不得丝毫异域精灵的蛊惑

进入我的耳朵,滋养我的脑袋,由的双耳已习惯了悠然恬淡的自然交响,熟习了亲切平和的放牧野曲儿……可是,万万没想到,我不幸的耳朵,今日却不得不承受不得不接纳天子伊放勋的功利之说教,凡俗之诱惑,这让由烦闷不乐,浮躁不安,脸颊赤红双耳发烧,哎——我无辜的耳朵呀……在这下游水浅处,不妨撩水好好将双耳清洗清洗。

  所以如此的圣者也亟待寻求洁净的水

许由真的在执着地清洗着双耳,他不时地将脑袋仰起来,如倒水瓢一般朝外倒着耳里的污物,这还不够,还独脚站在踏石上,侧着脑袋,一蹦一跳,似要将双耳中的脏物震荡出来,他的姿势古怪动作奇异,连河水也不解地流去……这动作就吸引了另一位深山隐者。

  保持心性的纯性

隐者巢父正赶着一头牛儿准备下河饮水。巢父清瘦而细高,一身麻葛上衣,一张瘦长条脸上嵌有一对古怪的小眼睛,很古朴的,很沧桑的,也很淡漠的样子。

  只想做一个洁净的人隐于陋乡山涧

巢父疑惑地问许由,何故大洗其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