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澳门新葡亰总站,*    梦游天姥吟留别

    李白**

    海客谈瀛洲①,烟涛微茫信②难求。

    越人语天姥,云霓明灭或可睹。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③五岳掩赤城④。

    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谢公宿处今尚在,绿水荡漾清猿啼,

    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

    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龙吟殷岩泉,深林兮惊层巅。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列缺⑤霹雳,丘峦崩摧。

    洞天石扇,訇然中开。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

    别君去兮何时还?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安能摧眉⑥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注释】

    ①瀛洲:神山名。

    ②信:果真。

    ③拔:超越。

    ④赤城:山名。

    ⑤列缺:闪电。

    ⑥摧眉:低眉。

    【简析】

   
这是一首记梦诗,也是游仙诗。诗写梦游名山,着意奇特,构思精密,意境雄伟。感慨深沉激烈,变化惝恍莫测于虚无飘渺的描述中,寄寓着生活现实。虽离奇,但不做作。内容丰富曲折,形象辉煌流丽,富有浪漫主义色彩。形式上杂言相间,兼用骚体,不受律束,体制解放。信手写来,笔随兴至,诗才横溢,堪称绝世名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