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尘埃

  巨大的丘陵

       我从不知道一部电影能够拍到如此沉重。
    两个多小时内让我大笑的次数超过了让子弹飞,然而,在心中所感到的却绝不是愉快的兴奋。我只能说,姜文你真是个人才,丫的真绝了!
    电影有一个颇荒诞的开头,地下游击队八路军什么的抓住了一小日本一汉奸,因某个不知名的原因无法处理,遂半夜敲开朴实乡民的门,拿捷克式比着人家的脑门儿,威逼利诱托人照管然后落下烂摊子一走了之。这颇不类我们印象中八路军军民鱼水一家亲的形象……,管它呢,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后面。
    马大三只是这兵荒马乱的年代一个老实忠厚的乡下人,平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家里充裕些能将隔壁家的小寡妇鱼儿娶过门。民族仇恨他没什么深刻感受,抗日什么的更是和他的生活八竿子打不着。他对日军的直观印象就是隔几天插着刺刀飞扬跋扈斜大摇大摆闯进村里抢鸡吃的鬼子们,以及小孩子和偶尔一两个村民对日军讨好的“康塞——”,所以,我们看到的就是一个小心翼翼给两个俘虏换药喂饭的马大三,为防日本鬼子撞墙自尽给他们全身都裹上了厚厚的棉被,甚至为了不让鬼子饿死借来白面包饺子给他们吃。
    看到这里,马大三的朴实让我很感慨,他当然知道他们是鬼子,但是在他眼里,这更是两个和他一样活生生的人,农耕民族的善良在这里展露无遗。因为长久生活在这一方天地,举目所见皆是和自己一般的乡里乡亲,年复一年生活都是这样平淡过去,于是觉得世界上所有人事无非如此。人心都是肉长的,仁义礼智信是自古就有的,所以鬼子的想法自然也一样。所以他相信花屋小三郎捡回一条命会感恩,相信日本人会履行契约。日本人果然履行了契约,不仅给了两车粮,更额外奖励了四车,甚至派大队人马送粮到挂甲坪。只是履行的方式有些变化,在一片欢庆载歌载舞中放火,屠杀了全村。
   之前日本军歌和中国古调响彻全场,侵略和被侵略的双方举杯共饮,鼓掌同欢。刺刀出鞘,变化只在一瞬间。——如果不是那一片血光火海,我们几乎忘了我们有多么不同。
   日本侵略中国,中国抗战八年。美军在广岛和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天皇的声音从广播中传出,无数人的幻象破灭,日本投降了。这一切浓墨重彩,历史中狠狠记下一笔。唯一没有被记下的,是在八年中,华夏大地上无辜洒下多少鲜血,在日本失败的一刻又会有多少日本人在自裁前犯下最后的罪孽。你们恰好赶在了最危险的一刻,没有人知道。
   这一切顺理成章,而全村老小,至死不悟。
   这两批人眼中看到的世界完全就是不一样的。
   读史书,最悲哀的就是看着那么多的生命,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世界,又莫名其妙地走向自己的归宿。尽其一生不知其所以死。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中写道:“数以百万的人类从欧亚大陆的一侧万里跋涉来到欧亚大陆的另一侧,来屠杀和自己一样的人类,或者被别的人类屠杀。世界荒诞,莫过于此。”
   然而马大三逃掉了。和怀着身孕的鱼儿。我打从心里祈祷他们离开此地远走他乡,然而作为一部电影的主角这绝不可能。于是又掀开另一段历史的荒诞。
   我们看到城里来了一个活宝似的国军头目,操着一口广东口音的国语。身后永远跟着两个高大的美国友军,而美国大兵的嘴里又永远嚼着口香糖。
   看了这么久的残暴异族,乍一看到国军“亲人”是又亲切又憎恶。鞭炮噼噼啪啪地响着,乐队在奏乐。这是又一种难以忍受的沉痛,鬼子投降了,一切似乎变了,又似乎根本没变。穷人还是穷,大兵还是跋扈,国军的军车在城中横冲直撞时也丝毫没看见旁边闪躲的百姓。国军进城,首先枪决的是为日本人做翻译的董汉臣,因为他是给鬼子跑腿的汉奸。接着是马大三,因为他一个雨天冲进日俘集中营里抡起斧头砍翻了仇人。国军长官的定罪词是这样的:“杀害已经投降手无寸铁的战俘,悍然破坏由蒋委员长、丘吉尔首相、罗斯福总统和斯大林共同签署的联合缔造之国际和平环境,公然违背波斯坦协议”,我猜马大三至死都不知道,“丘吉尔首相、罗斯福总统和斯大林”都是谁,又是为什么因为他们的“协议”罪恶滔天的日本人就杀不得。可是我们知道,我们知道了也只是沉默。外面的世界轰轰烈烈,可是和这一方小天地,又有什么相干?诚然,战争之后,战俘营中的鬼子们,也不过是普通人。街上的残疾军人和慰安妇们,光景凄凉。但是这一切的血和罪,究竟能由谁来偿还?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马大三最后斩首示众,宣判的是他自己的同胞,行刑的和他朝夕相处了半年的花屋小三郎。中国人和日本人握手言和,共同见证了他的死亡。历史在这一刻荒诞而讽刺。这朴实乡民被残酷现实激出了最后血气,却最终成为同胞口中不齿于人类的“败类”。最后的一瞬间,他抬头,模糊的双眼看见了花屋的脸。仰天长啸,血气翻涌,而四周是无知的茫然。
   武士刀一挥而过,头颅落下,天地一片血红。我们知道,我们最终是败了。因为在这片土地上,什么都没有变过。
   鲁迅曾质疑说:“你把黄金时代允诺给这些人的后人了,那能拿什么,给现下的这些人呢?”
   公元二零一零年的岁末,突然想问:“所谓的黄金时代,究竟又在哪里呢?”

  构成天地之间的

  分界和支柱

  宛若巨龙

  蜿蜒起伏于

  天地四周

  冬季覆盖着旷野

  朴实的黄土地

  厚重的黄土深处

  埋藏了多少

  久远的历史

  消失的历史中

  又曾发生了

  多少惊心动魄的

  人间搏杀争斗

  上演过多少

  忠贞不渝的

  摧人泪下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