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山顶看风景

  用脚一步一步走,因为我们是人,没有翅膀

虽然下了一夜的毛毛雨,早上起来继续飘着雨星,但我们一行六人还是出发去桂平爬已经念叨了好久的西山。

  所以飞得再高也全都是徒劳

九点十分汽车从贵港开出,十点四十分到桂平汽车站。下车后没吃早饭的人买面包、牛奶解决肚子问题,大家买水,整装开路。

  一步一个脚印,将脚踩牢,镌刻下烙印

先在城市边缘走过了一段,走出了城市,然后顺着一条便道慢慢走到了进山的路上。回来后来查地图,那条路叫廻龙路。

  在坚石上刻痕,这是我走过的路

雨后的空气很清新,虽然还是有些潮湿,但进山看到满眼的绿意,人的精神还是很好的。到了一个岔路口,负责带路的小薛说走右边长田鸡翼村那条路。虽然也是水泥路,但也随着山势弯弯曲曲,路边绿树的叶子层层叠叠,绿的深浅有致,路边一侧的深沟中有哗哗的水声。

  在我的身后,脚下踏过

走了一段再问路时,发现走错了,于是开始拐向左侧的一条泥土的山路,喜欢爬山的小吴兴致被调动起来了。虽然刚下过雨,路并不滑,大家走的也比较快。途中遇到一群牛,老老小小近十口,堵住了一人宽的山路。正发愁怎么过去时,牛们纷纷惊慌的让开道路,于是大家排着整齐的一列纵队神情严肃的从牛群中穿过,没一个人有停步拍照留念的愿望——虽然牛怕人,其实人更怕牛。

  一条坚实的路,步步为基,站得再高绝不是虚无

山道沿着一座小山转个圈,到了山的另一面就是下山路。因为落叶多,路也有点滑了。山上多圈的坟墓,有大有小,有华有简,山道不断从各家的坟圈边穿过。

  我要登向高处,用脚丈量,用汗水浇灌

下到山下的水泥路上,鞋底上已经是满满两底黄泥,在水泥路上走起来倒是一步一个脚印。走了不远,小薛又发现方向不对。正好一位MM路过,小薛用我们根本听不懂的当地话仔细打问,原来上马骊山的路就在我们刚刚下山的小路旁。大家调整一下,稍微吃点东西,老刘打头,开始上山。

  用手攀爬,用血泪铺就

上山的路基本是直线,有石有沙有落叶,还是比较好走,前进的速度也比较快。只是路边的树叶上积的雨水还很多,加上出汗,衣服很快就被打湿了。走了快一个小时,可能是下车后吃的酸奶有问题,小吴开始不舒服。于是停下来休息,大家吃点东西。继续前进,山路的坡度也开始陡起来。途中遇到几个学生,是从山顶上下来的。走了时间不长,小吴、小冯都要休息,于是再停下来,此时小吴全身发热,可以看见他身上蒸腾的水汽袅袅升起。休息后继续走了没几步,小吴还是蹲下来吐了几口,才缓过劲来。

  沿途有鲜花有硕果有和风有甘泉有风景和秀色

此时的山路已经比较陡了。经常在队伍中间喊“冲啊!”的小杨,虽然瘦瘦小小,因大家说“冲动是魔鬼”,情愿化身魔鬼,还是冲到了队伍的最前面,带着队伍向上、向上。跟在后面的老刘、小李走几步歇一下,走几步歇一下,大口的喘气,肺也开始呼哧呼哧了。

  他们为我解渴和充饥,也将薄弱的人诱惑

山道几步向左,几步向右,曲折向上。因为阴天,且湿度很大,空气象能捏出水来,雨象随时要下来。周围云雾缭绕,抬头看不见山顶,回头看不叫山脚,只有顺着眼前的路,踏着石块高一脚低一脚的不断向上。小杨几次大喊“到啦!”,都是非典型性的疑似,上去一看,只是一块大石头,地势略微平坦,向上的路还在延伸。路边间有电线杆,电线是通向马骊山上微波站的,可惜电线杆上的编号是向上编的,号码越来越大,无法判断路还有多远。

  停下你的脚,此处风景独秀,或有款款的仙子为你捧上醇香的美酒

向上的路似乎没有尽头,只见小杨上衣的一抹红色在烟雾缭绕的绿树、石块之间时隐时现,却始终无法追赶上。

  不,我要走,因为峰还在高处

澳门新葡亰总站,上啊上啊,忽然之间,路变平缓了,山势也开阔了,四周的雾气被山风吹来吹去,象仙境,终于快到顶了。人一下有了精神,加快脚步,飞速向前。终于到顶了,小薛说,这是小马骊山,去马骊山顶还有一段路。小马骊山另一侧是向下倾斜的一大块绿草坡,草坡中有几块大石,一块汽车大小的石块中间齐齐的裂开一个手掌宽的口子,于是大家拗出各自的造型,和大石、裂缝合影。

  路还没有尽头,我绝不会驻足

沿着山坡向下,是两座山之间鞍部的一个风口,山风呼呼的吹。因为部分人体力不支了,于是决定不上马骊山,而直接向西山前进。顺着一条西山方向的路走了一段,小薛发现路线不对,退回来走另一条,还是不对。歧路上小吴脚下一滑,摔出了今天的第一跤。地是潮湿的,于是大家站着,开始吃东西,而小薛返回到风口处找到了去西山的路。

  因为我早已把灵的供桌置在了山巅,那是人生的顶点

去西山的路开始的一段是下坡,经过了前面上山那段陡峭的路,现在大家的心情非常好,走的也很愉快。地上多落叶,遇有山道空灵或遍布红叶处,大家就停下来摆POSE照相,而旁边的人会说自己是“路人甲”、“路人乙”或“宋兵甲”,而有意走过去,留背影在别人的照片里。

  我不远万里,也绝不辞辛苦,不怕时间的久远

走着走着,路又开始变陡了。因为衣服都湿了,小吴在广大群众的建议下,找了一根树枝桠,把衣服挑在上面,裸着上身扛着树枝行走,很有巡山土匪的味道,可列为“匪兵甲”。在大家的调笑声中,脚下一滑,他又摔了第二跤。

  也不惧黑暗中没有照明的光

有一段下山路都是石头,要小心踩着空挡避着石块,或左或右的向下找路。走在前面的老刘一回头间,看到后面山石间五个人或向左或向右呈之字状,有逡巡不前的,有迈步探路的,有脚高脚低的,煞是好看,于是大喊大家“停下来”,拿过小吴的手机抢拍此画面。但耽搁之间大家有移动的、有把自己站舒服的,已拍不出那一瞬间的动感和趣味了。

  因为有梦想,所以向上就是不竭的希望

很快,平坦的康庄大道到头了,山路重新开始向上。先是相对一段平坦,但坡度很大的山脊。山脊上多合抱的松树,泥土红色,虽然不是很湿,但布满了松树落下的松针,不小心脚下还是会滑的。山脊的尽头,又如刚刚走过的石块路,只是这次边上向上了,坡度估计已经有七十度了,需要小心的在石块间的找着落脚点,一边还要小心别滑了下去。

  不需要旅伴,更无视鲜花和鼓掌

石块间向上走了近十分钟,山忽然立了起来,陡峭的近九十度。路还在,但在石块间也几乎是垂直的。因为接近山顶了,只想快点登顶,所以没有想太多,伸手抓住石块,开始手脚并用的向上。随着运动量的加剧,肺部更加急促的呼吸,此时头上、脚下什么也看不到,休息时只能紧紧抓住石块,稍喘两口气就继续向上——真的害怕时间长了手脚发软,掉下山去。后来估计那段石壁可能有五十米,当时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个念头向上向上,身体机械地攀爬着,伸手抓住石块的突出部位用力,腿抬上来踩稳落脚点,再伸手抓更高处的石块,再抬脚踩住落脚点,上、上、上。好在石块都很结实,没有脱落的担心。

  还有那糊弄懒惰者的几粒干瘪的无花果

爬着爬着,猛然看到了巨大的电视塔的铁脚,登顶了!陆续上来的每一位,都是冲到电视塔的水泥台边,面对峭壁坐下来大口喘气,脸色苍白,半天说不出话来。而体能最差的小冯,也在小薛的照顾下,很快登顶。

  因为结满美味的大树矗立于顶端,临风沥雨,

慢慢气息调匀了,能开口说话了,虽然周围还是云雾缭绕,看不见什么景色,但经过了那样一段艰苦的攀爬,站在没有风景的西山山顶,大家心里也只有一个字:“爽!”

  甘甜的果实唯留待我用自己的脚踩着他的土地,举手去撷取

山顶只有半个篮球场大,铺了个水泥台,树了电视发射塔。我们上的是西山的后山小路。正面的登山大路是有台阶的。山顶面对大路的方向,放置了一座尺高的白瓷观音立像,既然来了,大家还是烧了些香烛。陆续有游客从正路上来,山顶上热闹起来,于是我们从正面下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