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虐

  不妆

偶然听到一句话“我们都老了,所以愿意去守住一些东西”只觉得咯噔一下。

  不梳

我信人的每个状态会有一个最佳年龄阶段,但不相信年龄绝对性,甚至会觉得积累是优势,比如爱情,一直以来我会觉得晚婚会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完善自己;再者多几年的所见和积淀会让一个人更成熟更智慧的去经营。但近来会觉得这两条成立需要不断的察觉自己不会沉溺自我,不会过于理性

  我就把想说的

可是时间的走过,总会带着一个人走过孩童,跨过无知,不知不觉间经历一些事,变化着一些想法,人变的独立,坚强,虽然这不试用于所有,但是反观自己,很多决定不敢做的坚决。任由心性而不顾一切,过去偶尔敢做,现在,不会。

  挨个排在床头

是担心时间成本太大,还是结果未知的恐惧,都有点又好像都不能完全说服那颗压抑的了却依然骚动的心,试图用经验及不停的验证去接近那个可能的结果,说白了就是试图去守住一个底线,画上一个范围,看起来智慧到有点畏手畏脚,但这就是长大,成熟,变老!

  整理成一个年轻的夜

这几天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晚婚好还是早婚好,我曾经有一套理论,人,时间,金钱,身体自由的时间不过几年,年老时不一定哪一个先走,所以最好的就是将婚姻推迟,干自己想干的事情,走自己想走的路,淋漓尽致,因为明天是否在,都是未知,生命充实有何不妥。但是我现在改变了,觉得晚婚所经历的压力及亲人所操的心总在一个点火山爆发间袭来,会让人觉得失败,甚至一无所有还让人牵肠挂肚,虽然不愿意承认而游走在一个个的借口间,其实只要有那份不甘于屈服的心,早婚剥夺不了吧,当然我不想去辩证,宁愿就是这个逻辑。

  枕着西山日暮昏睡

到了一个阶段,做一个决定之前习惯思前想后,就算做不到万无一失,也得给自己足够的后路,就算这样,还是谨慎的上路,这是守吗?

  斑驳的树影鬼魅般的摇曳

闲聊起来,有个朋友说现在感觉自己不会爱一个人,不知如何区分亲近与殷勤,距离与冷漠,不知不觉话题悬在半空,却无法去做那个继续的人,因为没有合适的话题,有些话到了嘴边,想想不是不够合适就是多余,有些东西自己去琢磨,却不愿问出来,她觉得人家想要说的你不必问,都是大人,何必让自己看起来那么小心眼,哪怕实际就是。心心念呈现一个优雅识大体的人,却做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糊涂虫,所以游走在一个又一个的相亲会,徒劳,当别人问起来,只有一句感觉不合适,这种主观的判断有多少是科学的统计,又有多少是科学的逃避呢?

  暗黑倾泻下来的月光并没有想象中的光滑

所以,有点害怕年龄,它让人在苦恼面前从不分场合的肆无忌惮的吵闹到借助一定环境没头脑的哭诉再到朋友圈里一句只有自知的鸡汤毒药,直到后来,谎言与真言混为一谈,所有的好坏闭口不谈,暗暗的失眠。

  我带着

年龄不是时间的最佳代表,而是我们走过的路在心里的痕迹,所以,要学着释怀,可以闭口不谈,但是要相信事出有因,好坏并存,没有绝对的好,同样没有绝对的坏,不要太守以至于固步自封,走出去才有未来,让明天的自己回看时感激艰难却也坚定的努力。

澳门新葡亰总站,  游走在身体边缘的尊严

加油,姑娘!是守是攻,得有个时间与内心的那个小孩相处,对话,感受的才是心,感知的不过是理,心只有选择了方向,理才伴的了未来。

  穿越那座挺立的山脊

  紧紧裹住赤裸炙热的悲伤

  这是一种不羁的姿势

  就连空气都是那桀骜的呼吸

  那一刻想必是树的叶子都过分地绚烂了

  我把灰色画布上柔软的痕迹轻轻抚摸

  以为这是皮肤之上的溢彩

  是命运的恩赐

  是永恒凝结的欢喜

  是生命之花的盛开

  可是

  泡在杯子里的普洱仅仅经过你的唇

  升腾起了承诺还没有过夜的味道

  却让火热的时间瞬间变得冰冷无比

  这是多么难过的事情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