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美女江山一锅煮 刘建良

  一、她

战天风也闻声看去,只见数丈开外,站着一群和尚,最前面一个老僧,极老,极矮,矮到只有他身后和尚的腋窝高,老到白胡子拖下来,一直拖到地下,以至于他必须要用左手把胡子挽一个结托着。不用说,众人拜的自然就是他了。
老和尚的精神极好,红光满面,两只眼睛也极有神彩,不逼人,但别人与他眼光一对,莫名其妙的就觉得身上暖洋洋的,就好象冬天里给太阳照到一般。
“这和尚了不起啊,是个高手呢,难怪他一声号子,鬼不哭狼不叫的。”战天风心中嘀咕,三不管先从渔网里出来再说。这和尚厉害,万一也把他做鬼打,他可就真成冤死鬼了,从渔网里出来,打不过至少还能跑不是。而就在他从渔网中站在来的同时,猛听到惊叫声一片:“鬼,鬼,大白天鬼现显形了。”
原来就在这一刻,一叶障目汤的魔力失效了,便在一片鬼叫声,忽地传来哇的一声啼哭,原来那孕妇给这一顿惊吓,竟就把孩子给吓出来了。
又见鬼又生孩子的,众人刹时都呆住了,谁也不知道怎么办,齐扭头看向金果罗汉,金果罗汉却是满面庄严,宣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不是鬼,是佛,此儿睁眼见佛,他年必定福德无量。”
众人都愣住了,那渔夫道:“金果罗汉,你说这落水鬼不是鬼,是佛吗?”
“是。”金果点头,看向那产妇道:“你是怀孕很久了,一直不能生产是吧?”
那产妇孩子还在身下,只是吓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勉力点了点头,低声道:“是,信妇怀孕快两年了却一直不能生产,想不清楚,所以跳河。”
“这就对了。”金果含笑点头,道:“我师弟银果圆寂时曾留有佛喻,是两句话,暗示未来的转世灵佛,那两句话是:有孕无生,有身无形。我们一直不明白佛意,但现在不就明白了吗,这位小娘子明明有身孕,却两年不生,这不就是有孕无生吗?为什么不生,因为要见佛才生啊。有身无形,转世灵佛明明有身子,别人却都看不到,这不是有身无形吗,所以这位便是我师弟的转世灵佛,我佛印宗新的方丈。”
“原来如此。” “难怪说鬼怎么会在大白天显形呢,原来是佛啊。”
“这孩子原来要见佛才生啊,好大的命。”
众人议论纷纷中,一齐拜倒,便是那产妇也要爬起身来,那金果罗汉却道:“你不要动了,好生回去带好孩子吧。”这时那产妇的家人也闻讯赶来了,叩了头,喜滋滋抬了产妇孩子回去。
这时金果身后群僧一齐拜倒,口中齐称方丈,个个一脸喜色,这群僧人年龄大小不一,金果身后并立的四僧年纪最大,约莫都有五六十岁年纪,个个眼中精光闪烁,战天风只看一眼,便知这四人修为绝对不比刑天道人或灵心道人差,这四僧后面,还有十多个和尚,都是三十来岁四十岁不等,修为也明显比前面四僧要差得多,但战天风可以肯定,这中间的任何一个,灵力上的修为都比他要强。
只扫了这一眼,战天风便有些心头发怵,暗叫:“这什么佛印宗还真是好手如云啊,了得,可七大玄门中怎么没他们的名字呢?奇怪。”心中嘀咕着,眼见群僧一齐拜倒,可就有些手足无措,忙叫道:“诸位大师傅是拜我吗?不敢,不敢,你们可能认错人了,本人战天风,江湖人称神锅大追风,却不是什么转世灵佛,更不是你们的什么方丈。”
金果看着他,一脸的笑,道:“师弟不必推托了,佛谒已应,你不是转世灵佛,谁是转世灵佛,来吧,跟师兄一起回寺去。”说着伸手来牵战天风的手,他身子离着战天风还有四五丈距离,手伸出来也不快,但战天风刚想要让开不让他牵着呢,手腕子突地就给牵住了,金果也一下就到了他面前,到底是怎么来的,战天风竟是完全没有看清楚,甚至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生似金果本来就站在他边上。
“他若是敌人,本大追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战天风脑中闪过这个念头,身子却已给金果带得直飞出去。
战天风在空中飞掠,还想辨解他不是什么方丈,但扭头看向金果,他身边这个一手带着他一手滑稽的托着胡子的矮小老和尚脸上,却有着一种莫名的庄严的力量,竟让他无法开口。
不多会,前方出现一片屋宇,战天风先以为是座镇子,到近前一看,可就张大了嘴合不拢来,哪里是座镇子,竟是座寺院,那一片屋宇,竟全都是寺院里的庙宇,红墙碧瓦,在夕阳余晖中发着耀眼的金光。
“天爷,这庙可真大啊。”战天风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惊呼。
一边的金果微笑道:“佛印寺为我佛印宗的根本圣地,有这等规模,那也不算什么。”
“这还不算什么?”战天风瞠目结舌,心中嘀咕:“皇宫也不过这样子吧,这老和尚人矮,嘴可大。”
说话间,已在寺门前落下,寺中刹时钟鼓齐鸣,一扇扇大门洞开,大小僧人结队而立,战天风一眼看去,也不知有多少门,门后又有多少弟子,夕阳下光头铮亮,不由更是摇头惊叹。
“迎接灵佛。”高呼声中,两名老僧引路,金果牵了战天风的手,迈步入寺,后面两名老僧紧跟,随后僧众一队队跟着,众人口中更齐声诵经,战天风只听得懂阿弥陀佛四字,其它的一概不知,但香烟缭绕,钟鼓齐鸣,梵唱声声,形成一种奇怪的感觉,战天风想说话,竟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一个人就象是呆了,只会跟着金果一步步的走,所过之处,僧众逐一拜倒,个个一脸欣喜一脸庄严,很多人眼中竟还含了泪,弄得战天风竟也好象要落泪的样子,不过细一想,可又莫名其妙。
到大雄宝殿,金果在佛前跪下,道:“佛祖保佑,银果圆寂八十一年后,灵佛终于出世,我佛印宗从此有了新的方丈,阿弥陀佛。”
他最后这一声阿弥陀佛,并不比前面的话声高,但声一落,旁边的一口巨大的古钟突地嗡的一下响了起来,战天风吓一大跳,心还没落下来呢,外面忽然传来巨大的嗡嗡声,就象有千万只野蜂齐扑过来一般,战天风又吃一惊,他是屁股向外的,当下把屁股悄悄翘起,低头看出去,却原来不是野蜂,而是无数的和尚在齐声诵经,殿外的广场极大,这时却挤满了和尚,也不知有几千人。战天风给那密密麻麻的光头吓得手一软,头往前一栽,“咕咚”便叩了个大响头。

  心有繁华该怎样康复

  这种纠结跟了她一辈子

  晚,跪在蒲团上默默无语

  菩萨低眉顺眼,表情叩人心扉

  等风来时雨已先至

  就这样走走停停已然白发及腰

  有人说忽明忽暗的日子也是风景

  可惜这风景如苦酒,一饮而尽才壮烈

  如果命运是道选择题

澳门新葡亰总站,  她依然无法选择四大皆空

  她怕她的悲误伤远处的青山和近处的乌鸦

  眼下,她只想选择半盏佛灯取暖;仅此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