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与血的逆流

  手掬:一个饱满的形状举向纯净的夜

  正文

  漆黑,光亮的星月熄灭,给沉睡准备合适的温度

人物简介:

  当灰冷的心扉开启,什么可以支撑灵魂

 
唱月:男,多愁善感的性格。热爱自己的哥哥,和清明月。但对复仇的执着,让他蒙蔽了自己的双眼走上了一条不该走上的道路。

  黝黑的眼睛用以照亮——绝望的念

  葬月歌:男,面带冷酷,但内心柔软。爱自己的弟弟胜过自己的一切。

  渺茫、渺小、杳无——还是没有陪伴的影出发

 
清明月:女,出生在清明节,月光最灿烂的那日,纯洁无痕,爱唱月,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

  来到我的身侧,给些依靠

 
舅舅:神秘人,传授给唱月和葬月歌,《刺乱》和《清风》,来历不明,十分神秘。

  当我冷的时候,也许脆弱就会悄悄过来依偎

 。清风吹过,带走了些许尘埃。美丽的清晨。

  来不及防备,没有防患,你的曾经,温笑

“我叫唱月。哥哥待我报仇后,我定下来陪你。”我望着光线消失的尽头,淡淡的说,手中永远持着墨绿色短刃。双眼空洞无神。

  在时隔千秋打动我的灵

“这个世界上再无唱月,只有葬月了。”

  可惜住在曾是、曾经已经荡然无存

我独自沿着背影走去我抬头望了一下天空,似乎多了一丝云彩。

  记忆只是一个骗局,谁也不曾猜到结局

再见了,该是永生不见了。

  结束的告白不可回顾,回荡在耳里的折磨堵不住

让时光倒回三年前吧。

  碍着你的前途,踩着泥泞的天空

,,,,

  无法步履轻盈,到达鱼肚白的黎明

记得那时的阳光还是那么温暖,哥哥还在我身边。

  盼:心扉开启,让希望的光芒可以投进阴冷的室

一则消息改变了我的命运。

  手掬:一个饱满的形状

父母,我会给你们报仇的。

  可以多盛,盛些曙光

我和哥哥相依为命成为孤儿。舅舅从怀中取出了两本秘籍。一本叫《清风》一本叫《刺乱》。

  可以迎来黎明,可以等到末日的灯火被你点燃

哥哥让我去选。舅舅说:“此孩命中注定是不能修炼清风的,让他选刺乱吧。”哥哥思索片刻,点了点头。

  我的歌,鸣叫

,,,,,,

  乌鸦唱我的歌。徘徊在夜,

原本相互紧靠的命运出现了分歧,一步一步沿着背影远离。

  漆黑、可靠,看不到希望,

  第二章,葬月(2)

  看不到绝望,看不到心里的难受

《刺乱》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刺客首先要,无情!

  乌鸦唱我的歌。徜徉在夜,

两年前。

  漆黑,被一双黝黑的眼睛打碎、碎,脆、脆。

我穿着黑色长袍,头发用绳子高高竖起,额前有零散的发四处飞扬,我独自躲在阴影之中。如同一连串的黑影舞动。

  声音清亮、动听

闲暇的时候,我喜欢独自躺在草地上仰望着蓝天白云,偶尔有风划过,划过我的脸颊,我觉得格外清爽。有时我还会望着无垠的天空问一句:“天上真的有亡灵吗,白云是亡灵的家吗?”我知道这是一个天真的话语,但经过我的口中,却显得我格外的苍老,格外的苍老。我一瞬间我难过的想哭。

  乌鸦唱我的歌。

一年前。

  你的来,弥补;你的来,拯救;

我独自坐在草地上,仰望着星空,仰望着包容一切的黑色。当风吹过树叶,当风划过我的脸颊,我总是问自己生与死我改何去何从?当那时刺乱的开卷语,总会在我的耳边单调的响起,作为刺客,首先要无情。

  你的来,可靠不可靠?

“为什么?”  

  给我你来的消息要可靠

第三章,葬月(3)

一月前。

我俯身望着倒在血泊中的葬月歌,我用力的扔飞了那把现已沾满鲜血的短刃。我的眼尖,流下了一颗灼热的泪水,原来泪水这么烫呀!我抬起头,看到天空中仿佛多了那么一丝云彩。

,,,,,,,,,,,,,,,,,

“点到为止。”我对哥哥说。

澳门新葡亰总站,“好。”

哥哥连续三次将手中的细剑送入我的咽喉。又小心翼翼的收回去,当第四次的时候,哥哥收回细剑的一瞬间,我抓住机会,我一击洞穿了葬月歌的咽喉,我望着哥哥开始溃散的瞳孔,没有我想象的惊异和不知所措,而是深深的解脱。

“愿,你,能,为,夫,母,报仇,雪恨。”

哥哥合上了他的双眼,身下的血骤然凝固,血液漫成了一朵美丽的莲花。葬月歌在上面躺着张着嘴,似乎要说些什么。我痛苦的瘫倒在地上难过的哭了起来,多么想有一双手把自己抱起来,安慰我不要哭。

哥哥愿你在天国安好。再见了。

世上再无唱月,只有葬月歌了。

我看到乌鸦飞翔在我头顶。呱第四章,葬月(4)

我叫葬月歌,有一个年幼的弟弟。我有一个温暖的童年,单纯的,透明的,时光,我度过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童年。我还记得,我和弟弟在阳光下明媚的笑,还有疼爱我们的父母,但每当我和弟弟在一起时,他们的眼中总是弥漫着深深的阴霾。

不过,当3年前的一个寒冷的一天里一切都变了,我们的父母走了。我还依稀记得,年幼的弟弟问我为什么妈妈爸爸还不回来。我总是很难过,强忍着眼睑即将漫出的泪水说:“妈妈爸爸去了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很温暖,很美丽。”

从那时起,我习惯了坐在悬崖边上,仰着头,用力的向天空中眺望,我希望看到我们的父母,在洁白的云上。每当我的双眼被阳光刺伤,我总会感到深深的难过。我看不见他们,我好想他们,我好想哭。

。。。。。。。。。。。。。。

望着飞鸟飞过的天空,倾听着风划过树叶的声音,看着独自躺在草地上寂寞的孩子,我透过他的双眼,看到其中夹杂着复仇的火焰。我的心好痛。

《清风》作为一个剑客,首先要无欲无求,生与死我该何去何从?

,,,,,,,,,,

我的咽喉被一击洞穿,我的双眼开始模糊,我听到了我的鲜血喷溅出去的声音,我看到一颗眼泪从唱月的眼中流出,我好想安慰他,不要哭,但我身体里一丝力气也不由我支配。我眼睁睁的看到我自己是失去了生命的光泽。“愿,你,能,为,夫,母,报仇雪恨。”黑色的乌鸦在我头顶飞过叫叫让着。杀杀杀!

生与死之间我选择了死。

我来到了一个地方,白茫茫的,我在云上,我附身凝望着唱月。

      飞旋在天空的乌鸦,呱呱的叫声,似乎在喊。杀,杀,杀。

乌鸦飞翔在墓地,飞翔在每个断魂人的头顶。  

  第五章,清明(1)

我叫葬月歌,三年前的唱月。

我时常想起我哥哥坐在山崖上一脸寂寞的望着无垠的天空望着躺在草地上的我还有清明月送我回家圣洁的笑容,我下意识的伸出手抚摸她们的脸颊,却抓住可一把空气我才明白,他们已经不在了,手上沾满鲜血的墨绿色短刃仿佛在无声的嘲笑我。

有一种感觉不是悲伤,也不是痛苦,而是绝望,它小心翼翼的在我眼前锐变着,唯恐让我发现。

天空飞转着乌鸦。

还是让时光倒回两年前吧。

两年前。

“在我小的时候,我经常听我爸爸说,天堂是最美丽的地方,那里有美丽蓝色的天空河流,那里有飘渺的碧绿山野白屋。怎不叫人心驰神往呢?而且到了天堂,我就会和爸爸妈妈相聚。”

我和清明月一起躺在草地上,我缓缓说到。清明月并没有说话,我们静静的仰望,高松的山崖上,一位男子挥舞长剑,练习。

“为什么要绝望呢?”清明月问我。我沉默了。和谐风把我带回了童年,那个温暖的童年。“我忘记了,那个开头,但记得那个结尾,我要报仇。”我起身。

我回首我看到了,清明月包容一切的美丽瞳孔。我难过的想哭。

,,,,,,,,,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清明月吗?”“不知道。”“我出生那天恰好是清明节,圆圆的月光散发出温柔的月光,落入我的瞳孔。形成了魂,,,”

“不要再说了。”我粗暴的打断了她的话。

第六章,清明(2)

一年前。

我躺在草地上,仰望着天空,咀嚼清晨的绿叶,我沉思着,《刺乱》的开片语,如同梦魇般在我耳边放大。

尖锐的指甲刺破了我的手掌。

一瞬间我难过的想死。

清明月向我走来,带着包容一切的美丽瞳孔。我问,如果有一天我看不到你了,你会去哪?

清明月听后,微微一笑,我希望去一个地方我看的到你,你却看不到我的地方。

怎么会有这种地方呢?我想个孩子似的开心的笑了。清明月看到我笑了,她也笑了,我似乎看到了一朵洁白的莲花在绽放,花香飘荡。

天空真的有亡灵吗?天空洁白的云朵是它们居住的家吗?是不是它们在洁白的云朵上俯身仰望着,它们最爱的人。

我无由来的想到,在我的脑海中扎了根,挥之不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