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音】凯撒之死(小说)

  美丽是女人战无不胜的利刃

“啰嗦!”凯撒毫不客气的对书记官说道:“就这么写——我是凯撒,要么投降,要么战斗!”会议便继续,没人插嘴,大家都在听凯撒说。
  
突然一丝凉意从凯撒心底冒出,充满了不吉祥的感觉,凯撒便咳嗽了一下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们都下去吧……”大家互相看了一眼,不则声,便也都下去了。
  
屋大维却不动弹,凯撒冷冰冰地看了屋大维一眼,和缓地说道:“你也下去吧。”屋大维行了个礼,便也下去了。侍从警卫在凯撒营帐外,听到凯撒大声地命令道:“无我命令,不论亲疏,进我营帐者,格杀勿论!”侍从警卫说了声是,便将营帐的帘子的拉了下来。凯撒看到四下无人,从怀里找出个绳套。
  绳套十分华丽柔软,是用东方的丝绸制成,一头粗大,里面装满了棉花。凯撒咬紧了棉花,双手死死地握着扶手。又过了一小会儿,凯撒开始抽搐并且缩成一团,他的手也痉挛颤抖,终于慢慢松开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人事不知。原来凯撒的癫痫发作了。这个在人间权势堪比朱庇特的人物,终于倒下去,缩成一团像只大虾。
  他就那么在地上抽搐震颤,真是可怕。又不知过了多久,凯撒才恢复过来。但是疲劳过度的他并不能立刻爬起来,只是大汗淋漓的喘着粗气。好在凯撒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他知道调匀呼吸是恢复体力的关键。他努力的调匀着呼吸,在一连串压抑小声叹息之后终于爬了起来。便坐椅子上,目光呆滞地看着营帐某处。
  凯撒不记得刚才了,凯撒在努力的回想自己发病时地情景。他也想知道自己的癫痫到底是因为神宠或仅仅是普通地病症。然而仿佛嘲笑他般,他的大脑空空如野。凯撒便自以为是的相信,冥冥中有不可匹敌的力量存在,而且比自己更加伟大。否则,谁能从他那儿,他大脑里挖走记忆呢?因此,凯撒有些得意。
  克里奥佩特拉女王华丽的宫殿正是歌舞升平,尽管御前会议已经决定向罗马征服者投降。高级祭司提着一只华丽的金丝笼子进来,里面装着两条粗大的眼镜蛇。这是女王在最迫不得已情况下将要采取的措施,自杀。高级祭司絮叨地讲述万一女王被凯撒幽禁起来后,他怎样把毒蛇夹带进来。他还向她保证,不疼,但女王心里是不信的。
  疼,有五百年历史的托罗密王室的后裔当然需要用痛苦洗刷失败的耻辱,所以女王并不真的害怕疼。她伸出了纤纤细指挑逗着那两条毒蛇。仿佛被她的美丽感动,那两条毒蛇蜷缩在笼子的角落,并不勃发。女王猜穿了毒蛇心意哈哈的笑了起来,做了一个手势,宫女们便更欢快的舞蹈起来。女王侧卧在坐榻上,她古铜色细腻皮肤闪耀着光辉,女王又一次笑了起来如同冰河解冻迎春花开。
  祖先给了她更伟大的武器,美貌。尽管一年来,不断地在战场错估了凯撒,但也因此熟悉了凯撒,她的敌人。是的!他是凯撒,他是人世的朱庇特,或者说仅仅是个男人罢了,老男人而已。克里奥佩特拉希望他不要太英俊太脂粉气,或者如庞贝一样有双呆滞老态龙钟但是嗜血的眼睛。女王嘲弄地想道:既然他是个老男人,那么自己明天不要化太艳丽的妆容。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  战争还没有结束,但罗马军団早停止了进攻。于是农夫们趁机出来收拾田地,有些胆大还去战场上剥下死者的铠甲拾走武器。这些都是珍贵的铜器铁器,可以打造上好的农具。此时泛滥节刚过,尼罗河毫不汹涌沉稳平静,犹如缎带,犹如老人。凯撒欣赏着尼罗河的美景,对屋大维还有众侍从武官炫耀着他的战略。
  拿下埃及这个米仓钱柜,以此为中心控制西非沿岸。然后去征服野蛮的高卢和海峡对岸的英吉利,建立以罗马为中心的环地中海国家。他冷酷的对屋大维说道:“共和国需要更多的疆域,以支付军费。他又有些忧伤,自顾自得叹息道:“越大疆土,就需要越多的常规军,结果是不是亡于战争,就是亡于财政枯竭。
  凯撒顺手扯下一把绿色的芦苇叶子,向开罗城投去,如投掷标枪。揶揄自己道:“我成西塞罗了,他在就好了可以写首诗,谱成歌曲唱出来。”他压低了声音,讽刺元老院资深元老西塞罗道:“一个蠢货,要笔杆子的家伙,自以为是沾沾自喜的家伙。”屋大维,这个少年,作出倾听的样子,但他实际上心不在焉。
  很小的时候屋大维就见到过舅舅癫痫病发作的样子,蜷缩一团口吐白沫,如愚蠢的面包圈。比他更愚蠢的罗马人深信这是凯撒得到神宠的证据。,屋大维有时想,这个未来的奥古斯都大帝,他不是朱庇特。但是他是舅舅,所以要尊重,更加尊重。少年的屋大维于是作出倾听的样子,谦虚诚恳崇拜,他是个口吃的少年。
  屋大维心中有隐隐的不安,他已经听说了克里奥佩特拉是个绝色的女子,而且生过孩子!但他并不对自己挑明这担心,恐怕一旦挑明就会形于颜色。他希望自己能够独立的建立功勋,独立的指挥属于自己的罗马军团。但是凯撒,他的舅舅,不给他机会。他,屋大维,必须生活在凯撒的阴影下,而且小心翼翼。
  屋大维诚恳而结巴地说道:“是的凯撒,我们崇拜您。”凯撒很高兴,他喜欢这个朴实的少年。他喜欢他的话,他相信他的话,凯撒说道:“我将征服高卢,那时你会有自己的罗马军团,掩护我的侧翼,你会成为高卢总督的!”屋大维内心顿时狂喜,但毫不做作的照旧朴实地向凯撒行了军礼。并压低声音对罗马共和国执政官凯撒说道:“谢谢您,我的王!”
  凯撒听了这话,郑重地点了点头,但没有说话。他眺望着开罗城,眺望着尼罗河,眺望着广袤一望无际的埃及大地,想道:是的,这是我征服的土地,我的庭院,我的财产,我的国家。可惜我没有儿子……”他看看屋大维想道:这个孩子不错,将来把国家送给他吗?这个孩子确实不错,实在不错。
  凯撒万分悲伤,只要他伸伸手指头,或者在地图上点击一下。整个环地中海地区的大地,就会震颤、发抖、燃烧。他只要垂下头,任什么样的女子都会对他恭顺温柔,但他却没有个儿子,没有癫痫的儿子,像屋大维一样朴实可靠勇猛顽强的儿子——未来的继承者。一时间悲从心来,凯撒扶着屋大维的肩膀无话可说,如风烛残年的老人握着拐杖。
  安东尼完全是另一种将军,伟大的战术大师,短浅的战略家。他喜欢葡萄酒、女孩子,他没有屋大维那样有节制,大家并不想尊敬屋大维那样尊将他。但年轻的士兵,军官都喜欢他,喜欢跟在跟他的战马后面飞跑,一个猛子杀入敌阵,像高台跳水般痛快。或者跟着他悄悄地出去,违反军纪,找姑娘。就连凯撒也对他睁只眼闭只眼,大家确实喜欢这个天真的人,仅仅尊重屋大维而已。
  安东尼并没有同来,同时凯撒命令:埃及虽投降了,仍必须保持高度戒备直到入城式完成。安东尼便将所有没值班的军官都召集齐,偷偷地在自己的营帐里喝酒狂欢,当然主要是些年轻的军官。有不少埃及的年轻女子在场,安东尼为此付出不少金钱。好在这次攻打埃及他战功赫赫,想来会得到丰厚的奖赏。
  安东尼拥抱一个黑色的姑娘,另一个皮肤古铜色的女孩正卖力的亲吻着他。安东尼很高兴,不断举起杯子邀请众人痛饮。没有人理他,大家都很忙碌。安东尼最近对黑色皮肤的女人产生兴趣,这使得很多年高德劭的罗马将军憎恶他。他玷污了自己血统,牲畜一般沉迷于交配。凯撒不得不劝诫他,但安东尼笑道:“她们是牲畜吗?好吧,但她们很美!”
  淫乱而杯盘狼藉的场面毫无顾忌的继续着,安东尼怀抱中黑色的女孩子眼神也越来越迷离。就在这时候凯撒和他外甥屋大维,以及十来个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侍卫出现在营帐里。凯撒面无表情默然无语,直到大家发现凯撒,顿时鸦雀无声。凯撒用手中的共和国执政官权杖,狠命的捶打着一个近旁的军官,然后气喘吁吁的说道:“我说了战争还没结束。”并接着命令道:“全部滚出来列队!”
  外面凯撒冷冰冰地看着醉醺醺的军官们列队,安东尼也在这群人当中胡乱的排队。凯撒看了屋大维一眼,屋大维便上去将身材高大地安东尼拖出来,把他安置到队列的第一名。凯撒瞪圆了眼睛看着这些军官还有不成行列的队伍说道:“报数,一到五……”当人们报完数之后,凯撒对屋大维命令道:“凡是报五的人,全部钉死,其他人鞭刑!”
  黑暗中凯撒阴沉着脸命令道:“全营不许睡了,给我起来打磨铠甲武器,明天要穿上最整洁服装,进入开罗城!”说罢,他才一个人孤独的离去,慢慢地消失在黑暗中。
  回到营帐里,凯撒自己倒了杯葡萄酒,不安地在营帐里踱步,想道:如何处理埃及的王,那个女王,克里奥佩特拉女王?一时间犯起难来,凯撒喝了些葡萄酒看着烛火一言不发。
  克里奥佩特拉女王照旧宴饮狂欢,宫殿里灯火通明,宫女翩翩起舞。女王还是在坐榻上安闲地看着众人。现在她已经拿定主意了,明天怎样去会见凯撒,所以毫不担心。她想道:还是让凯撒头疼去吧,于是女王不停地笑,而且自顾自的笑出声来。当然开罗城今夜也没有闲着,军队也在擦拭铠甲武器。
  托罗密王朝的列宗列宗会保佑她的,尽管女王忽然想起来是自己杀了前夫,白痴的同胞兄弟。但女王深信,过去五百年埃及大地上历任的伟大法老都会帮助她的,她没有做错,她只是在纯洁祖先高贵的血统,为此她才杀了同胞的白痴弟弟,自己的前夫。女王欣赏着自己的胴体,并不停地赞扬祖先伟大的血液。
  大祭司冲了进来略显紧张非常矫情地说道:“祈祷吧!我的王,我的陛下。罗马军队已经整队完毕,正在向城内进发!”一夜没睡的克里奥佩特拉女王依然神采奕奕,她傲慢地说道:“王需要祈祷吗?他就是信仰,他有祖先!”女王便慵懒的说道:“取我的武器铠甲来。”她环顾四周跪倒的一片,安慰她们道:“败军高奏凯歌来!”
  女王接着发令道:“带上我的儿子。让他也明白,祖先的血统有多么高贵,即使野蛮的外邦人令他的国家暂时屈服,但他们最终臣服皈依,必然的!”此时宫人们恢复平静,开始为女王换装,女王简单地化了妆,尽管宫女们提醒她,她一夜没睡了。但全副武装的女王,已站在两轮战车出发了。
  克里奥佩特拉女王来到城外,所有的埃及军士早集合成方阵在那里等待,于是克里奥佩特拉女王驾驶着自己的战车在最前排,她一手持王室战旗,一手控制着马匹。镀金的女王战车,白色雄壮的马匹,戎装的女王在太阳下熠熠生辉,仿佛黄金雕像一样。埃及的人们,就在那里无声的等待罗马军团到来。
  地平线出现骚动,沙石飞扬,罗马军团到来了,慢慢地列队与埃及军团对峙。凯撒,屋大维,安东尼等高级将领摆出傲慢地姿态,出现在自己军团的正前方。克里奥佩特拉女王,手持王室战旗,一手催动缰绳,便独自驾驶战车毫不犹豫的冲向罗马军团方阵。埃及的军士们看到女王如此,不由得站立的更加笔直。
  凯撒镇定自若的看着面前的女王,女王也同样的镇定自若。凯撒骑在一匹黑色骏马上,女王手持王室战旗在他对面,但并不交出来。凯撒面无表情,甚至冷淡地做了一个手势,于是屋大维越众而出,来女王跟前向她行了罗马军礼。女王傲慢的点点头,并向凯撒行埃及军礼。凯撒则以罗马军礼回报,女王这才将王室战旗交与屋大维。
  凯撒从屋大维手里结果埃及王室战旗,饶有兴致的把玩起来,就像欣赏一件玩具。而女王则毫不畏惧着,独自一人站在自己的战车上看着凯撒,看着黑压压的罗马军阵。凯撒把玩了一会儿,将王室战旗交给屋大维,平静的做了一个手势。屋大维便将王室战旗交还给女王,于是凯撒挺直腰大声说道:“您自由了,陛下!”
  克里奥佩特拉女王平静地直视着凯撒,傲岸的说道:“我是一个王国……”凯撒平静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您和您的国家自由了,但您必须保证对罗马共和国的忠诚。”克里奥佩特拉女王手持王室战旗,盈盈一笑鞠躬道:“我承诺对您保持忠诚,在埃及您将得到王的礼遇!”安东尼听到此话,大怒抽剑道:“狡辩!”
  持王室战旗的克里奥佩特拉女王陛下,转过头去,圆睁双目呵斥安东尼道:“凯撒来了,凯撒宣布了——我,还有我的国家是自由的!”凯撒也转过头去看着安东尼,一言不发,但极不耐烦做了手势,安东尼只好将宝剑收回鞘中。女王又至以埃及军礼向凯撒众人,温柔地说道:“晚上,我和我的宫殿欢迎凯撒。”
  于是高举着王室战旗的克里奥佩特拉女王绝尘而去,罗马诸将皆无可奈何,只有凯撒默不作声饶有兴致的看着戎装女王窈窕的背影。克里奥佩特拉女王高举着战旗,单手驾驶着战车,在自己的军队前来回驶过。埃及军士便用手中的长矛敲打着盾牌高声欢呼起来。而罗马军团毫无声息的在埃及军队前方。
  屋大维仔细地注视着舅舅,注视着女王,他淡淡地说道:“克里奥佩特拉女王陛下育有一子,非常聪明伶俐勤奋好学。”凯撒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继续观赏着克里奥佩特拉女王在战车上矫健的身姿。他掉过头来,对宿酒未醒双眼浮肿似乎还在生气的安东尼说道:“就地扎营,不许任何人进城,所需物资直接向女王讨要不必客气。”
  营帐很快的就搭建好了,开罗城外星罗棋布满是罗马军人的营帐,开罗城照旧被罗马军队合围,至少看上去就是如此。大祭司对此十分不满,群臣也议论纷纷,但是克里奥佩特拉女王手持金杯优雅地喝着葡萄酒恬静的笑着。此时她穿件紫色的由东方的丝绸裁制的长袍,一双匀称笔直修长褐色大腿时隐时现。

  权力是男人最得力的武器

  克里奥佩特拉她是一个女人占据了上天的恩宠

  我不知怎样将她描述因为历史将至高的荣誉送给了你

  美丽是一种风貌殊不知权利的法杖也格外将她眷顾

  古埃及那是她的国土她为大地之母

  富饶的尼罗河的赠礼

  埃及的艳后伟大的罗马也难逃她的法网

  就是这样一位佳丽梳妆得体

  高高昂起的颔首高贵从不低头

  她征服了伟大的凯撒英勇的安东尼也匍匐在了她的裙下

  埃及和罗马比肩并立

  是什么使富饶的埃及得以维系埃及艳后的美貌无可比拟

  但外表只是天之赐予上主并不是吝啬于她一个

  她用妖娆做武器用一颗智慧的心成为了武林第一

  雄伟的罗马为她展开了宽广的怀抱

  站立于高高的埃及的船辇上俯瞰汹涌的罗马市民

  穿过高耸的凯旋门她将高傲的头一往的挺立

  这就是她的姿态用艳后的力量将自己的世界左右

  仅仅是一介女子媲美了将相王侯

  一个人载入史册传奇在众多的枭雄中鹤立

  她留给后世的迷至今也是无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