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祷

  又一次,满怀不舍

文/小植物

  却不能选择的离别

死亡,真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泪如骤雨倾注

不需要挣扎,也不需要费很大的力气,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

  止不住伤悲

也许只是轻轻一跃,便散于风中;也许只是几粒药丸,便可让生命停止;再也许,只是几句话,便刺入心脏,让其停止跳动。

  从深邃的心底流出

我们越认真,越用力的活,却反而越轻易的死去。

  四个月前,差不多同一天

每一次,每一次幻想着,手中握住一把匕首,双手紧握,缓缓地刺向心脏。

  钢强而自信的父亲

鲜血顺着匕首划开的伤口,缓缓的流出,夺目的鲜红印染着全身,我缓慢而平静的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死神来取走我的灵魂,这个世界,只能留下这具千穿百孔的皮囊。

  坚守着他生命的阵地

不,连皮囊也留不住,它最终会化为灰烬,随风飘散到世界各处,回归大地。

  直到最后一刻

当匕首刺进胸膛的那一刻,后悔?沮丧?痛苦?我只感觉到生命在缓缓流逝,意识慢慢模糊,感觉也在慢慢消失,身体也越来越来。

  用战士的永不后退的

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也是我选择的结果——死亡。

  英雄精神和意志

之后,迎面而来的是绝望、崩溃,生活中的美好尽散于眼前,快乐也突然消失。

  用衰竭到干涸的骨骼

我如此轻易的就让自己陷入了这种悲观、绝望的情绪中,久久沉浸而不能自拔,我享受这种情绪么,还是根本就不能控制自己的喜怒哀乐?

  和松弛皮肤包裹的身体

如此随意而又轻松的放弃了生命,不管父母,无视家人,自私而又卑鄙。但,或许这样也挺好,对我来说,是解脱,也是最好的结局。

  同强大而暴虐的死神

不害怕死亡反而有所期待,就像童年时期待过年,穿新衣、放炮仗一样,那种喜悦无法言表,却是内心真正期待的东西。

  进行的生死决战

死亡的真实让我断却幻想、妄念、以及所有的感觉。我以盛装的姿态去迎接这样一个隆重的时刻,欢欣雀跃,无法自抑。

  最终僵卧病床半年后

小小的房间,压抑、郁闷、无法释怀、闭塞、发霉家具的味道,就像早已给我准备好的地方,而我要做的就是动一个这样的念头,便可神不知鬼不觉的去了,谁也阻止不了一个真正想自杀的人,何况,死亡就近在眼前!

  平静而安宁地合上双眼

能忘却的都早已忘却,记不起的也再不想记起,无论快乐悲伤你都要去承受。

  那疲惫不堪的心脏

风干的鱼儿不能复生,已走远的人再也回不来,一切都往着前方走去,无论前方是否有路,是否幸福,只要还活着就一直走下去,只要还有希望就一直活着……

  也停止跳动!我的父亲

而我已是将死之人,被留在过去,被人遗忘,化为尘土与万物合一。

  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人生来就是如此,没有意义,也没有期待。

  他一生钟爱的家乡

死亡只不过是让你的一生更为圆满,它没有夺走什么,反而给予了你圆满,当你觉悟的时候,生与死同样重要,且不可分割。

  离开了沙河辛的田野

身体中的血慢慢流失殆尽,生命也渐渐消失,残留在意识中的痛苦,或幸福,随着死神来临,也渐渐死掉了。

  和纯朴的父老乡亲

生而为人这许多年,唯一留下的东西只是这个躯壳,再不一会儿,竟连这个躯壳也要化为灰烬,归于尘土。

  今晚十点十五分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似乎明白了一句话,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慈善的老岳父也走了

本人已死,请勿叨扰!

  在抢救室里经过


  医生们漫长而紧急的

无戒365天日更营,写作训练第32天

  抢救之后,终于没能够

  像前几次一样,脱险

  归来!他老人家这一次

  真的远走了永远地

  听到这个的噩耗

  尽管心理早己准备

  我的心胸还是

  在刹那填满了哀恸

  万千伤感交织成一片泪雨

  悲伤瞬间浸透了

  我的每一粒神经细胞

  在同样黑喑的时刻

  我深深感受到

  亲情撕裂的切肤之痛

  伤逝同时,无助的无奈

  也无情地袭扰

  我孱弱的忧伤的心

  这就像被冰水

  从头顶浇到脚底

  让我对生命的信念

  霎时间冰封

  连同血液也凝固了

  春风洒落漫天寒雨

  乌云吞噬了所有的地平线

  我的视线沉坠于

  无垠的黑暗

  崩溃的世界死亡一般

  我像一枚枯萎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