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唤我到远方

  想找出一缕金色的感触

                                             蝶葬

1

  踮起脚尖,行走在天台。

 夕就沉默在山的另一侧,一道光将天空分割成两半,半面翻滚的黑幕,半面葬在淡金色的余晖里。张开双臂,拥抱夜的风,聆听它的呼吸苦诉的佛语哀歌。肢解,这一封封还未来得及寄去的信。闭上眼睛,风已携着它们从指间逃离。幻想无数白色蝴蝶飞舞,欲伸手挽留,奈何这世界如此羸弱,竟承载不住我的重量。便坠落了,近似一条孤独的函数,如此便也难以捉摸它的轨迹,于是便放手了。盛放了一抹绚丽的花红。而那白色的蝴蝶,垂直着划过光与暗的界线,烙印着巨大的的十字架,宛若一场葬礼。终于醒了,就躺在冰冷的水泥灰色,
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红,而他只沾染了一袭血衣,安静的侧躺着,勾露出极致的韵味。右手轻轻扣开他的手心,露出半截纸条。沐沐。真的很好听的名字罢。

 勉强循着零星的印象里的路寻觅,隐入黑夜的轮廓里,慢慢的远了。那故事竟为檐头的燕子和檐下的人们津津乐道,不知谁家的倒霉孩子从天台上坠落,引来无端的流言与聒噪的喧嚣。其实我也是蛮好奇的。

 终于,见到了那个叫沐沐的女孩,提着裙角在木樨树下站了很久,好像一束待葬的花,安静的枯萎着。然后看着我浅薄的衣角,“你真的好傻!”

 是啊,我真的好傻。沐沐说,我曾经很喜欢过这里,踏着散落树下金黄的木樨,将心中的悲伤
遗留在树心里,拾起那些花儿,葬在夕落的地方,使死者承接生者的忧伤。

2

 沐沐说。我们都曾喜欢过彼此。沐沐也讲过一个故事,仅关于我们的传说。

 传说,我们初遇时,窗外铺满了雨声,时光打落我手中的伞,与你一起搁浅雨中。传说在那树心里,住着一只花妖,若踏着木樨树下的花儿,拥抱她这世界便只剩下快乐的回忆,然而在树的另一面里,我们意外的发现了彼此。

 传说,在融雪的时节,便是沐沐最爱哭的季节,于是学着童话里骑士的模样,我把肩膀借给了沐沐。

 传说,我人生的第一封情书就保留在沐沐手中,依旧带着浅浅的月光和淡淡的花香。

 传说,那年我消失了许久,遗落了还捆绑在原地的沐沐,于是她遇到
了另一个人,可以借给她肩膀,又不曾让她落 泪的那人……然而,我已死去。

 阳光,不知何时攀上她的裙角,身形早已淹没在淡金色余晖里,解开发带,便垂落了满肩的青丝,只是在
我眼里早已被夕浸染成金色,宛若木樨般忧伤。沐沐说,我们都只是任性的孩子。

 “我其实一直都喜欢着你,就算你一声不吭的离开了那莫久。我其实很讨厌那个家伙的,他一点都不像你的。当然只有你最好啦。我知道,那时你来过,对吗?可为什么不肯见我呢,你知道吗,那真的会很疼很疼的,我们,再回到从前,好吗?可是,你真的好傻……”或许,我们一直都喜欢着彼此,直至离去,仿佛这世界是只属于我们的浪漫传说。只不过,我已终究不是那人,不懂曾经,不懂当时,不懂现在,仅是游离在时光里一丝淡淡的魂,只为寻找遗失的记忆,仅此而已了。

3

 倚着月色,在木樨下站了一夜。此刻阳光唤醒安静中的万物,貌似故事已结局,却突然嗅到另一丝莫名的熟悉。双手拨开松软的泥土,寻找所被掩藏的,然后指尖便触到一片冰凉,一具精致的白棺里,满满的躺着几尽揉碎的纸张,慢慢的,展开,铺平,讲述,聆听……

 “妈妈终于离开了,离开了得意的父亲和他带回家的阿姨,到了远方的国度去,可我去了新的学校去,今天就是第一天啊,天空像是很想哭的样子,于是雨滴就落了下来。只是一点也不痛,于是丢下了手中的伞,飞奔向雨中,至少可以掩饰未落下的眼泪吧!看到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和我一样,淋在雨下,她的妈妈是不是也离开了呢?……

 外婆与我讲过一个传说,如果拥抱过那棵开着金黄色花朵的树,就可以忘掉所有不开心的事了,因为,在树心里住着一只美丽的花妖,它收集着世间的不愉快,然后开一树花。于是我踏着金黄色花织的毯,欲拥抱那树,却在树的身后,
又找到那女孩,原来她是叫做沐沐的,真的很好玩的名字……

 沐沐是个可爱的女孩。喜欢白色的连衣裙,喜欢天空落下的雪花,也会在是融雪的季节,毫无预兆的落泪,‘那些美丽的东
西,为什么总是要失去呢?’于是学着童话里骑士的模样,我把肩膀借给了沐沐,发觉,我有点喜欢沐沐了……

 今天,十五岁了,我已不再像个孩子,那在月光下斟酌了许久的词句,被木樨花渲染了浓郁的香,铺进精心准备的信封里,然后交织在漫长的等待之中。绕是木樨花妖施了小小的一个魔法,于是我们之间仿佛已真的启程……

 讨厌这世界,总是喜欢捏造一个个欢乐与紧接而来的悲伤。外婆便也这样离去了,和母亲一样,安静的去了遥远的国度。我只能半倚着木樨,可是花妖早已不知去向,雪就压着我的世界无法呼吸,时光是如此残忍,
将你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一一撤去,留你一人孤独老去。沐沐拾起我冰凉的五指。现在,我的世界已只剩下你了。

 “高烧,昏昏沉沉的。
胡乱找了些药应付。只是,却真的已按捺不住了,却又在昏沉之中清醒,有一种莫名的悲感,或许,真的不是个好兆头吧……

 充斥着视野里,药水透明气息与白色。得到一个不幸的消息,大概是种很难治的病吧。于是要和很多无名药片与胶囊较劲,实习的小护士和你笑起来的模样简直一模一样吖,沐沐,发觉健康是一
件多莫幸福的事,至少可以每天都可以看见你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习惯每天给你写信了,一定要好好等着我,否则我才不会给你看的……

 漫长的时光开始蚕食耐心了,连身体也越发的虚弱,每天醒来面对的就是那一大堆的药物与紧接而来的治疗,就连实习的小护士昨天也已经离去了。原来真的可以有那莫一瞬间,
可以与死亡如此贴近,可是我还不想离开,那是个没有你的国度啊,沐沐……

 终于可以出院
了。再没有人挽留我,想念那莫久医院外的阳光,并没有久违的温暖。踏上了回家的路,然却已物是人非了,铺满整行李箱的信,即将送往远方。或许我们已真的不那莫合适吧,沐沐!
我已不得不送你到另一端去,就是远离我的角落的彼端,那里才是你应当存在的地方。我们
本不该染指对方的世界,于是便只剩下窗外支离破碎的远山……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走在熟悉的街道之上,温度被乌云压的很低,甚至已有冬天的气息。在很远很远之外,我已看见你了,沐沐!在你身边伴着另一高大的影子,原来,你已安排好最完美的结局,连我的设想也成了多余。其实我是应当笑的,可是,风舞着沙虐进我的眼里,有点想哭了—或许我该离去了吧!”

 “我早已打上死神的烙印。癌症是这样的东西,剥夺了生离的
机会,只剩下死别的可能。

 写下最后的结局吧,血作丹青,夕阳为幕。我该离开了吧。”

  不知从哪里下手

  我想,我大概是就这样死了吧。

  想迈出一脚英雄的足迹

  不知从哪里启步

  于是,深陷入软软的沙发

  思虑

  抽烟对肺不好

  喝酒对心不好

  吃糖对牙不好

  品茶可增生细胞

  淡淡的一杯清茶让沉闷的生活蒸发生气

  勿阻泥泞的山坳

  昨天网上订书今天就到货

  期待到满足是这么简单

  追求到创新是那么遥远

  你踏着古人的肩膀

  我踏着你的肩膀

  接力着摸向至上的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