娑婆

  蛮荒之地结不出甘甜的硕果

为何微笑,为何哭泣

  甚至开不出一朵像样的花

为何战斗,为何放弃

  冒不出一颗绿色的草

扮演一个求救的傻子

  因为他没有沃土

在世人面前谱写着一次污秽的名字

  没有阳光没有雨露的滋润

在众生面前创造一面黑色的镜子

  乌云将光明遮蔽

感受到神灵的召唤

  岩石枯萎凋敝褐色的沙粒

又好似听到恶魔的喘息

  生命的呼吸是妄想的奢侈

为何世界如此对待一个受伤的心灵

  没有生机贫瘠的奄奄一息

黑夜为何历经如此漫长的等待

  蹲在石间的角落里想站也站不起

总是在伶俜之间徘徊

  想走也走不去眼前一片黑暗

欣赏着落难亡灵们最后的表演

  我知道东方那是光明有七彩的绚丽

太阳仅仅出现一次

  理性的巨柱

无尽的月光笼罩着大地

  也不能划燃一丁点的火星

叆叇的黑云覆盖在玉盘之上

  我双目无神在蛮荒的大地上吮吸着稀薄的空气

生灵姽婳于幽静

  凝固的双目镌刻出了固执的波

但人间却不在婆娑

  绝不会消亡不在乎地老天荒

世界依旧在召唤

  蛮荒之地那是自己的脚在成长的途中

召唤那些流浪的灵魂

  不慎涉入了炼狱的火地狱的河

召唤那些肮脏的生命

  污浊的泥将精灵们禁锢以带枷的锁

召唤那些屈辱的时间

  久久不能解脱

而你又是什么

  谁是救死存亡的使者

是一个求救的人吗

  生命在凛冽的风中几被雕琢成黑色的岩壁冰冷却屹立

是一个悲伤的魂吗

  蛮荒之地黑暗的摧残

还是一个可恨的怪物呢

  刀枪剑戟的轮番

他们朝着天的脚下去了

  但是生命啊他是宇宙间最顽强的火种

朝着神的步伐一步一步朝拜着了

  我相信他的强悍敬佩他身躯之下蕴藏的热量无穷

他们朝着希望去了

  任兀鹫日日将完整的内脏啄食

朝着佛的思想一点一点学习着了

  任血浇灌了大地遍体的鳞伤

他们奔着绝望去了

  没有消亡绝不会倒下

朝着你的世界一次一次堕落着了

  因为英雄的普罗米修斯高举着火种

你曾经微笑过吗

  那是光明

你曾经思考过吗

你曾经爱过吗

为何放弃了自己的你依然站在那里

世界因为这样才会不堪

而你却依旧开放在那

一千年的花,一千年的话

澳门新葡亰总站,指引着亡灵们走向进一步的死亡

指领着众生们走向极乐世界

带领着光芒走向死亡

三千世界,古老神秘

娑婆众生,永逝凝沙

踏过恒河生命也许旎灵生息

血的灵魂

神秘,精彩

绽放着时间所追赶不上的气息

走向死亡的瞬间

极光下颤抖着罪恶的灵魂

飞不出的牢笼

刻画着你我交织在一起的场景

那是心中的黑暗

笼罩着布满乌云的天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