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悠悠,在我心头

  仰望天空,

坐在院子里,我的视野总会被天空中的白云所吸引,说不清楚那纯色的白云到底具有多大的吸引力,但它总能让我注视着,长久的。

  那一片片白云,

我喜欢看云,尤其是在下午4点到5点的时候。那时候地面的暑气不似正午那般炎热,且院子也会因日头逐渐偏西而有了阴凉之地。一到这时,我便可以肆无忌惮的坐在院子里看云,不会受别的事情打扰。但我总也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于是前后左右又成了我的方向标。

  悠悠地在苍穹游览,

天气依旧是晴朗的,由于前两天下过雨的缘故,天空蓝的像被水洗过了似的,像极了海的颜色。在院子左边的天空中,有成片成片的云朵,纯白纯白的,又是极厚的,它挂在那里,像是蓬松而透着丝丝甜味的棉花糖,使我忍不住想要尝尝它的味道。湛蓝天空和纯色白云的搭配,好似一个打扮清爽、在海边散步小姑娘,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有时候我也会跳跃地向它走近,它似乎也在往后退,我越快,它离得更远;我慢,它也慢下来;当我跑向它的时候,它始终如一的后退,仿佛我们本就隔着千山万水。当我长时间的盯住那片云,不让它从我眼前消失的时候,也偶尔会有几只鸟儿的身影迅速掠过,接着又像一个个小黑点消失在天空,也不知道落到哪片树林里了。

  像是一群彩鲤,

我不知道白云有没有动,可能动的时候我刚好眨巴眨巴眼睛分神错过了。可是当有风的时候,我总能捕捉到它动过的痕迹。大自然的风也是个鬼精灵,它从这边吹,一会儿又换个方向,弄得白云也不知所措,在空中迷失了方向。风呼啦啦的吹过,然后拍拍屁股走了,只留下云在空中飘飘荡荡,像是找不到家的孩子。每每看到,我总是会大笑不已。是笑白云?还是笑顽劣的风?我自己也说不大清楚。

  镶嵌在无垠的星空。

空中的白云时而聚集在一起,形成更大片更厚的云层,而这时的云便不是纯色了,它最里层依旧洁白,而裹在外面的云则沾上了点点灰色,在大片的云中也很是显眼。更多的时候,白云则是大朵大朵的,更有稀疏而又分散的云,你稍稍不在意都能被你遗忘,而有的云是淡淡的一层,但又极长,像是在天空上画了一条长长的飞行线。白云千万变化,就在院子的上空,我痴痴的望着,看着它变化无常。突然想起小学时学过《看云识天气》的课文,作者讲了如何依据云彩的变化而识别天气。可惜我只有看到乌云密布的时候才知道会下雨,如此想来,我的知识从课本上来,也都还给了课本。

  云儿,

我家的斜对面是高高的山,能看到但却离得远。当我抬起头来,山的一切都尽在眼中。山上是郁郁葱葱的树木,眼睛一扫,满眼的绿色,是独属于夏天的深绿。白云总会不经意的出现在你的视线,它悠悠的在山尖徘徊,或向左,或向右,但是始终都在山头。当纯白又厚的云彩覆盖山头时,宛如出嫁的姑娘,仿佛只要轻轻撩开,山尖才会又冒出来似的。可惜我够不到那云,否则我一定会去看看大山害羞的脸庞。云有时会忽而调皮的跑到半山腰,遮住大部分葱翠的山体,于是山变得朦胧而飘渺,一切都无比神秘。白云在山尖玩的不亦乐乎,它变化多端,像是在天空中自由的舒展,跳跃,打闹,让我的眼睛应接不暇。

  在风的抚动下,

我喜欢白云,就像鸟儿迷恋山林,犹如溪流乐于欢腾。大自然的云让我着迷,它无常又神秘,它纯美又飘渺。我常常醉心于长久的盯着它,随着它的移动而欣喜,随着它的变化而欢呼。它虽然在空中飘荡,可也悠悠的飘荡到了我的心头。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  悄悄地变化着,

天空是辽阔的,我不知道天空的尽头在何方?我也不知道云从哪里来,又会飘到哪里去?我不知道它会不会变成一朵乌云,被风吹到哪个山区,落下一场雨?我对于它了解的少之又少,可这丝毫不影响我对它的着迷。在我家院子上方的四角天空,虽然目光所及之处小而窄,但我依然看到了云自由而愉悦的在飘荡,这又怎能不令人心生欢喜呢?

  忽而像树叶,

故乡的白云在悠悠的飘荡,在这之后每到一处的白云,仿佛都是故乡的云如影随形。不知道它在几万里的高空是如何跟随着我们,但是只要一抬头,眼里、心里就又装满了那朵朵的白云。

  忽而像帆船。

  走啊!

  走啊!

  穿越千山万水,

  飘过沧海桑田,

  永不停歇。

  我,

  渐渐地想到了自己,

  我也是一朵白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