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孤岛

  即便在混沌之中流浪

你身体里的每一个原子都来自一颗爆炸了的恒星,你左手的原子与右手的原子也许来自不同的恒星。这实在是我所知道的物理学中最富诗意的东西:你的一切都是星尘。我们是宇宙真正的孩子,身体里的每一个渺小原子都是从宇宙大爆炸到现在的全部历史。万物身为活在神秘星系中这颗蔚蓝星球上的一份子,承载着从混沌到文明的发展历程,这是我们和历史距离最近的时刻。所以宇宙中最惊人的奇迹,不是能吸附万物的黑洞,不是始终按照固有轨迹行进的恒星,也不是无数个未知的星系,甚至不是一个物质,而是不可倒流时间里的一瞬间,是每一个意识到自己就是历史的此时此刻。

  我为万物筑基

这海底,原来人声鼎沸,从水底深渊之上,才能俯瞰到真正的地球。

  那银河边缘的蓝色孤岛上

文/王丽敏

  创世的粒子如同音符跳动于弦上

上升与溺水

  把握了唯一的可能性

食人间烟火,从深海与高空回到陆地。就让锋利的骨血,从此柔和。

  守候一场无人问津的永恒

当一条鲸鱼在海洋中死去的时候,庞大的尸体会沉到海底。然后在营养成分稀少的深海中,用自己的死亡,创造出一套完整的、可以维持上百种无脊椎动物生存长达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生态系统,成为孤独深海里最温暖的绿洲。生物学家赋予了这个悲壮的过程一个名字,叫做鲸落。万物其实都像独自游荡在深海的鲸鱼一样,出生后要经过困难重重的上升期,从黑暗海底抵抗强大的气压,艰难躲避随时出现的天敌,无数鲸鱼在过程中再次陨落在海底。它们越过几大洋,到海面上重获新生,又义无反顾地下潜,见过阳光,却穷极一生去返回大海。于是鲸升又鲸落,是人间最孤勇而决绝的过程。

  啊多么激动人心的号角啊

地球上第一个生命从海洋起源,我们对水有这发自天性的向往。从开始依靠氧气瓶探索海洋,到自己调整呼吸的自由潜水,再到追求那枚标志深度的铭牌。人类理解、接受自己的渺小与极限去沉溺深海。

  维度开合之间万物刹那生灭

澳门新葡亰总站,要清醒,要炙热,要热爱,要忠于信仰,才能在见过没有终点的宇宙和海洋后,依然有脚踏实地的欲望。必须要有些牵挂,在上升和溺水后重新带我们回到陆地。

  我把时空琴弦再次抚弄

我们上升到没有重力的太空边缘,失去时间的概念,没有惯常的日夜交替,漂浮在没有尽头的领域,危险中存在令人无法抵抗的迷人魅力。

  即使散落成宇宙时光尽头

千万米下,是每个生命最终的归宿超深渊带。有机体分解成为一颗颗细小颗粒,大雪或群星般经过漫长旅程后洒落在这片终年没有阳光,寂寥幽深的广阔疆域。组成我们的原子从宇宙分裂后,通过生命的陨落在这里重遇,无数个你我,化为一场终年不停的大雪,那时我们都一样,我们曾是构架繁杂世界的人,最终也会变成构架海底世界的硅。

  一场烟火凋零之后

当我们的祖先抬起头颅望向天空时,他们不知道蕴藏在广袤宇宙的秘密。万千星辰历经几百亿光年的遥远距离,终于把属于自己的那束微弱光芒照射到人们的黑甜梦境,在这漫长过程中,人类不断进化,一代又一代生老病死,周而复始。那些光线在无垠宇宙中平静地注视着我们,在某个平凡的夜晚结束这场跋涉,闪耀在与自己一样明亮的每一双仰望星辰的眼眸中。

  无声爆炸里最凄美的尘埃

  如今万物化尘时光为墟

  谁曾守候亿万年的混沌

  却终究迷失了自己

  多少年后物是人非

  我也要笑得开怀哭得坦率

  宇宙是无边黑夜里的海洋

  原来那才是我最难忘的

  遗憾的是

  只要我有勇气逃离孤岛

  不过我至少富有——

  在量子波涛起伏中

  将过去未来的惆怅圈圈环绕

  我也要让自己的意识觉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