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的悲伤

  不归人

如水的夜,柔柔的风,寂静的夏夜无半点星辰,站在湖畔轻倚栏杆,看对面的万家灯火,看公路上的灯火霓虹。有时多希望自己是生长在夜里的精灵,在一份薄凉里守着寂静独自哀伤。

  —清平

越长大越孤单,不是自己失去了一份单纯,而是自己改变不了社会,就要改变自己适应这个社会。在岁月里学会成熟淡然,学会接受失去最初的美好,将那份纯真留在时光里回忆浅尝,这是一种无奈与落寞,更是无法改变的成长规律。

  我忘了为何忘了

坐在青青的草地上在街灯下黯然的仰望苍穹,明明是没有月光的黑夜,心莫名的想念那抹淡淡冰凉的月光。喜欢张晴的《白月光》,用细柔低沉的声线浅吟低唱“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在生长……”心被这种悠远的歌声扯得生疼。习惯用一首歌祭奠逝去的青春,纪念曾经陪伴过自己的人。

  却只是

一种情,不深,不浅,淡淡的就好。我说你就是我的白月光,皎洁中有着淡淡的哀伤。遇见时可以畅聊心中所想,可以在他面前飞扬起裙裾曼妙轻舞,在如这般微凉的夜。年少时毫无顾忌,心中不设防,只是觉得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是快乐的,不追问得到,不计较失去,任时光荏苒,任心情飞扬。经年之后,曾经无所不谈的朋友在两两相望的眼神里读出了一种遗憾,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在各自的小天地里谁能承受生活的压力,耐住自己的孤单独善其身。如今,一个已是一个女人的丈夫,一个刚出世的孩子的父亲,一个还是在世间游走的少女。这样的距离只能让两人渐行渐远,有一种成长是注定要失去某些东西,有种感情只能放在心里,隔河相望,默默祝福。

  依稀记得那三个字

越长大越害怕孤单,知道失去后的痛苦越发的懂得去珍惜,牢牢的抓住某些东西不放,越是在乎越想去靠近,却忘了两条直线相交后会越来越远,最初的遇见注定将来的别离。喜欢郑愁予的《错误》。

  足矣我回忆漫漫人生

我打江南走过

  你说这三个字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是你耗尽毕生才华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我说这三个字

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让我成为你青春里的俘虏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可我们终究是散了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连结局都如此没有仪式感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  荒谬的有些可笑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却也曾是那个敢爱之人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去年今夏

反反复复的在青灯下捧一本书香品味着清新淡雅的诗篇诉尽等待者的欣喜与落寞,刹那的美丽后这位台湾诗人忘了用一笺素纸描摹一种铭心的忧伤。留着空白让痴傻的人儿奋不顾身的跳进这个剧本演绎悲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