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与白羊:秋之物语

  一只不倦的鸟儿穿越浓雾,来到我的窗前,

刺猬醒了。

  朝阳尾随着,也悄悄地爬起来。

慢慢的,它爬了起来,迷茫的眼神看着那空白的墙面,整个房子都显得那么空虚。它苍白无力,它不知道它睡了多少个日日夜夜,虚度了多少光阴,它扶着那苍白的墙,慢慢的去开门,因为浑浊的空气令它无法呼吸。突然,门开了,一位白兔护士进来了,惊讶的看着那在床上躺了许久的刺猬,不知所措。护士回过神来,叫来了医生,扶着那虚弱的刺猬,回到了床上躺着,在治疗的过程中,看到了那在隔壁躺着的白羊,泪洒了。

  便有那最初的光芒打在鸟儿小小的脑袋上,鲜嫩极了。

慢慢的,刺猬的身体好了起来。在晚上,看着那美丽的白羊,久久无法入睡。它内疚,它在呐喊,希望把白羊唤醒,那个梦中的情人,无声无息的躺在床上,像位公主的睡着。喊着,喊着,泪洒地上,不知不觉的在地上睡着了,趴着床边,守护着那位睡公主。风起了,窗帘飘动,雨来了。

  在鸟儿不尽的长吟中,人也不倦。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风吹过了韶华,草木经历了年轮。刺猬醒了,看着白羊,开了窗,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它身上,它看到了那枯树竟然长出了幼芽,那满地的枯草却绿了一地,鸟儿在树上歌唱,鸟语花香。看那窗户,一支爬墙虎伸了进来。

  晨光呀早已消醒了我初起时的睡态。

刺猬注视着那美丽的睡公主。在为她读诗,那是它第一次读诗。它希望用诗的浪漫感动着它的公主,希望它能醒来。它选了一首《情书》,在鸟儿的伴奏下,深情的阅读着,摸着它的手,窗外的杜鹃啼的悲凉,刺猬压抑着颤抖的声音,读了下去,喊着泪,它深情的读着。“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突然,它感到了它触摸着那只温柔的手,轻轻的动了,刺猬破涕而笑,似乎用尽它一生的声音,叫唤着医生。白羊醒了……

  当我拾笔冥想,却只是静静的,我便写下了这最初的“无”。

白羊看着眼前的一切,那陌生的环境,令它感到了恐惧,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前的白衣医生和白兔护士,还有一个谁?那个黑漆漆的矮小刺猬,看着它的身影,看着它的脸颊,注视它的双眼,似乎似曾相似,却无法想起来,内心的独白,白羊在自问,它是谁?它努力的想,可是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徒劳白费,它头很痛,白羊失忆了。

  鸟兽飞虫占山为王,草木繁盛、蔽径,

白羊很迷茫,看着那个熟悉的陌生人,它真的想不起来,但是它知道那个黑漆漆的刺猬并不是坏刺猬,它信任着它。在医院的公园里,叶子落了,在风的吹拂下,翩翩起舞,那片黄色的叶子,掉在了地上。哦!秋天来了。

  这种情景似乎是原始森林的一部分。

一叶知秋,送走了夏的炎热,迎来了不温不火的日子里,它们在公园里走着,刺猬再不断说着那个梦中的故事,说着它们往日所经历的事情,一起走过的春夏秋冬,一起带过的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叶落满地,秋本伤人,而我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唤起白羊的回忆,却选择了一直陪伴在她的身旁,一份守护,一份呵护,慢慢的走出了医院的大门,它们出院了。

  但它既不原始,也非森林,其实那正是现实一种。

路在何方?带着迷茫的心,迎着阳光,清风徐来轻轻吹佛着我们的脸颊,我们慢慢走,走向那鸟语花香,桃红柳绿的人间净土,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我们慢慢走……突然,走到了一个杏叶林中,两排的树,笔直的挺立在那里,守护着我们,林子里一望无际,地上却杏叶满地,黄灿灿一片,满城黄金甲,风在吹扬,扬起一片叶子,飘过我们的身躯,我们的灵魂漂泊在这片林子里,走不出去,退不回来。

  不成片的屋舍散落在那片荒野上,有如被人粗俗的画在一张皱纸上,

秋,因你而悲,也因你而美。花开花落,而你却无法想起了我;满城落叶,而你却成为风中的风景,如诗如画。情伤人,失忆的你,免除了情的伤感,看到的只是秋的美好,无忧无虑,这时的你,美得动人,只有在你生命美丽的时候,世界才是美丽的,因而秋因你变美。

  不成群的老人和孩子们呀偷生在那块难以开垦的坡地上。

刺猬看着白羊的样子,不甘只在它的身旁当个熟悉的陌生人,它带着它往回走。带她回到了那个世外桃源,走回了烟雨连绵的公园,看望了夏的白莲,走过了那片沙滩,拥抱了那棵年迈的大树……回到了初次见面的剧场,感受了磨难,走回了那座孤独的书房。慢慢的,你醒了。

  好像一刹那回到了最初的无一个村庄的核心不再是人,

叶仍在落,叶子掉落在我们的身上,你看着我那熟悉的身影,想起了那个梦,我们两眼对视,却无语凝噎,随着风的飘洒……

  而竟是自生自新的大自然!

哦!原来你在这里。

  洒马浪村,一个以少数民族语命名的村庄已经够稀有够渺小了吧?

  但是,它还要走向“无”。

  “从无到无似乎是自然之理,似乎是合理的……”,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早晨的鸟鸣成立了这样的假设。

  但是鸟鸣毕竟唤醒了我。

  我的村庄呀毕竟也曾繁盛过。

  哦!“醒”,或者“繁盛”,

  这怎是如此的令人哀痛呢?

  谁要问我今天我的村庄是怎样的,

  我会毫不犹豫,三种颜色便可全然的抹掉它。

  春夏时节它是全绿的,是绿色的山野本身;

  秋天满山的金黄色淹没了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