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留

  夜,深邃如眼

By:失眠

  墨染的华年

走在风中,今天阳光,突然好温柔。

  如绸缎般锦绣

雨后出着太阳的日子,是这样相似的,温柔的天气。

  冉冉一颗新星眨动

街道上,日光淡荡温暖。流落在时间,偶尔出现和擦身的旅伴,匆忙走过。不过分疏远,也不足够喧闹。

  似眉目传情一样温柔

街口的电话亭,旧的鲜红色。静静的淡黄色投影,线条梳理。身边的灰色橱窗里,贴着大幅的五月天海报。略显遗落气息。仿佛梵高的画。流动的寂静风色。很难寻找到,这样令人喜欢的角落。这个小城,有一种特质的温度感。失真的,沉湎性的光泽。

  光,没有停留

晨跑的时候,耳机脱落了。没有理会它,就挂在肩膀上。穿着毛衣,听着歌,朝着橱窗微笑。这样的人,应该不止我一个。橱窗里映出的我的样子,像遇见的很多人,没心没肺地笑着,神情投入,且不自知。

  模糊了思绪

身后是树的影子。轻轻地,毫无预想地延长。沉溺在五月天所给的,疯狂的世界里,做着那种,彼此遇见便会心生喜悦的存在。

  点亮谁的哀愁

耳机里的音乐,遥远,微弱而剧烈振荡。时代广场的跨年,颐和花季的蓝天……有时候,会很想听着这首歌,慢慢地走过,这样一步一步的场景,它有一种令人神往的躁动,突然爱上这种旅行。

  霓虹酒深烈烈在喉

很多事情,都是以这样惊觉而美轮美奂的姿态出现的。

  一盏灯拥入一程温柔

尽管从来不曾走过时代广场,也没有见过阿信所说的花季。从五月开始的旅途,我们走了太久太久。

  夏,躁动激荡

电话亭的门很轻,有易碎的塑料质地。内部空间狭小,略微的闷热情绪。玻璃过冷,透明而具备厚度。

  菡萏刚伸头

信手拨一个号码,信号声响过很久,才突然想起要投币。

澳门新葡亰总站,  蝉鸣遇见躯干

硬币掉落声音,浅浅的金属质感。

  聒噪满城风雨欲休

靠在红色窗框里,玻璃清澈,温柔的瑕疵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