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烟花

  锁链和牢笼就是黑色终身的旅程

“可以说很重要。这并非普通的雨。”

  我有健壮的躯体不屈的精力和肌肤的黑色

真的有必要裹得如此严实吗?这只是细雨纷纷的普通夏夜罢了。

  而同出于你的手的同类们

为什么要寻找白色花?行人完全摸不清头脑。但他没有问。

  只因为我们与生俱备的黑色

我们仍然在穿行中。穿过一条条短暂的长街。

  我们有家园有土地

“诶?。。。或许。。。恩田陆的《乡愁》我很喜欢。”

  带着十字架举着红本圣经的牧者如是之说

“即使是细雨,也一定不要被打湿才好。”

  我来自遥远的非洲大陆

“如何?这可算是美丽的景致吧?”

  没有人懂我们的语言

行人背诵出一段来。是否准确他自己也不曾知晓。

  皮鞭饥饿炎炎烈日种植园棉花烟草甘怡的糖

来不及思考,行人跟随者那人以难以置信的速度穿过夜幕下的城市的不知为何空无一人的一条条街道。雨还在下,雨靴踏在湿润的柏油路面发出沙沙声。此时,街边的树木全部是沉默不动的前来迎接的人。

  我要抗争铮铮的锁链哗哗作响

“可读过什么幻想性强的文章?”

  自由那只是想象的天堂

是烟花,夜色中的烟花,在细雨里绽放。

  你们要做什么大海的波涛桅杆不知转向何方

穿上黑色的长雨靴,黑色的长雨衣,再打上一把黑色的雨伞,行走在夜雨中。

  任人审判

“那么,走吧。”

  因为我本自由之躯

穿过夜雨的地带,面前霍然出现一条街。对面竟是白昼。那是一片平整开阔的土地,不知延绵多少里。土地上生长着绿色植物。

  我们也是人我们也有人的自由

穿戴严实的人走过了桥,消失在夜色之中。

  他们在干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发言

“这很重要?”

  有人咆哮怒吼有人得意高傲的神情视我们为其囊中之物

“来,在这里寻找白色花。”

  他烈日炎炎却是我们的奶蜜之地

在土地上,还有一座塔楼。或许这是一座钟楼,但表盘上的指针已经不动了。

  上帝啊我们也是你的造物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那你来背一段。”

  你们来自哪里为什么巍峨挺立

行人缓慢地走过去,他决定去看一看。

  黑色当你闭上疲惫的双眼而入土才或许可以通达永恒居所吧

“为何要装备如此之多呢”在穿过不长的桥和几条街道之后,行人问。

  不不能如此

在桥上走着的时候,河的那一端忽然传来响声和些许光亮。

  为什么黑色就不能有“我”只是牲畜高等的工具

嗯。那是遥远时候的事情了。有一种不真实感。但他知道这是真的。

  你们凭借什么判断主的圣谕

“。。。这座城别名叫乌城。当深夜来临之时,就化身为一只巨大的乌鸦,张开巨大的黑色翅膀在夜空里翱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