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难忘的岁月,唤起爱的灵魂

  秋风把这个院子装地满满的

墨夜静沉,秋风瑟瑟,月凉如水,清香摇晃了枝头缠绵的树叶,月色荒凉的背影又拉长了孤单还有那卑微的寂寞。一个人停留在萧条的梧桐树下,一起和着月色还有漆黑的夜色,融入其中,深深感受暗夜的凄凉。暗昏的路灯,还泛着泪水,因为深秋的故事,有那么多的伤感。如果一个人疲倦了一些没有结尾的回忆,那又该如何去逃避。如果一个人厌倦了某一些无所谓的伤感,那又该如何去欢笑,夜萧瑟了枝头的树叶,月光的凄凉染遍了夜的忧伤。一个人静静伫立在夜色之中,听着风吹落树叶的嘶哑声,残花败落,叶葬花,葬了月色无边的伤心与回忆。

  夜色涂抹在白色的墙上

一首又一首挽惜曾经的歌曲,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在耳中回回荡荡的歌词,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声,那一句句刺入肺腑的伤痛,一个人早已习惯了听歌、哼唱、回忆。夜凉如水,只是伤感的歌声一首又一首随着时光流动而流动。暗昏的灯光铺满疲惫的脸庞,双眼空灵,又在为你离去,回忆而回忆。伤痕累累的心,在月色萧瑟的黑夜中再也承受不住那沉重的孤独与悲伤。破碎、心痛,残残孤单的耳机线在秋风瑟瑟的微风中颤抖,泪水不知不觉落下,缓缓压断了舒缓的钢琴声。泪水顺着脸庞忧忧怨怨的滴下,又打湿了身旁半残的梧桐树叶,血红而又妖娆。

  房间透出的灯光

悦耳的音乐牵连着心伤的人,在夜色荒凉之中一起走过那些道不出却察觉到的寂寞。伤感的乐曲反复聆听,因为那里的面旋律正好是我现在的心情,低沉低沉的声音,好像谁曾经对谁说过的话语,刺穿我苍白的灵魂,沉默不语静静回忆曾经的你,曾经的话,还有曾经的语。眺望远方,那一盏又一盏悄悄熄灭后的灯,暗夜浮云掩盖了那凄凉悲伤的月光,乌云蔽月,银霜寒露。停留在原地,静静听着歌曲,任那秋风剪过齐耳的发,杜娟滴血般的嘶鸣又是为谁叹怨,双眼模糊了视线,陌生了刚刚印在脑海的风景,一个人彷徨的、落莫的去寻找那个让我很熟悉的地方。

  让垂在窗前的柳条闪着绿光

月色染白了昏黄的街角灯光,失落的又跌入回忆的深渊,如此伤痛惕之不去,挽惜昨日又慷慨了思念,我蹲在原地早以泣不出声,晓夜昏睡,暗星浮动,冷秋的夜色那么忧伤。青涩的梧桐树叶还在枝尖摇动,我模糊的双眼看见夜的双手悄悄掩埋落叶的过往还有伤痛,薄薄的迷雾笼罩在密密麻麻的梧桐树叶中,压仰的心跳,混乱不清的脑海,还有夜凄凉的忧伤把我埋葬,让回忆的曾经掘不出那永恒的孤伤。残单的耳机划过发,匆匆掉入我双脚边冰冷冰冷的路面上,嘎然而止的音乐,让寂寞的双耳轻轻聆听秋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晶莹的露水带着对大地的思念,匆匆忙忙的落在深秋的青叶还有枯叶上,我的鬓发,被露水的泪水染湿涂白,夜的寂寞紧紧拥抱着我,残星绕起一阵阵风留下的乐语,低头沉睡,像个年少的顽童。

  乘凉的人,散步的人

漆黑的夜,萧瑟的风,卷起夜流下的泪花,逝向我眼底的尽头。我蹲在被落叶铺满的梧桐树下,掉落在地上的耳机,还时不时传来音乐的旋律声,我没有伸手去拾起,也没有勇气再去拾起,我害怕又掉入那回忆的坟墓里,害怕再也爬不出来。残星落下的泪光照亮了黑夜的尽头,单薄的衣服被萧瑟的秋风反反复复的撕扯,冰冷的气息在我鼻间来来回回,淡淡的薄雾,低吟在耳边的嘈杂声,仿佛残梦的旧年喜欢如今的思念。对你的怀念,有多少不堪的从前,因为快要忘掉你的容颜,所以我在深秋的午夜不停的去思念。流浪的乌云还遮掩凄凉的月色,该如何去停止想念关于你的时光。

  品茶的人,聊天的人

轻轻的站起,脸庞还残留斑驳的泪痕,踩着一片片枯萎的树叶,向前走去,昏暗的灯火剥夺了夜空虚的时间,忽明忽暗的星光还洒下泪水,一个人躲在空虚的流年中,带着耳机,聆听一遍又一遍那多愁的曾经,往事如水,泪雨纷飞,砸在平静没有波澜的脑海,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疲劳的双眼睁睁闭闭,带着不是想念的思念,躲避开回忆的绳线,到残梦的月乡,幻听你的呢喃。夜深沉的找不到一抹光的寒凉,就这样,苦苦等待露水的泪花可以淋湿那缠绕在思绪里的哀伤。眼底的夜,温柔的让我想到你给我的依恋,就像夜温柔的对我静静诉说一样。

  隐隐约约的声音

清秋锁雾,残月如勾,晓云流浪,一个孑然的背影走过一盏盏寂寞的灯下,那拉长的身影在清冷的秋夜显的那么凄凉。一瓣瓣败落的花瓣埋在一片片枯萎的树叶下,又漂起一阵阵勾起回忆的哀香……

  在秋风中酝酿着回忆

原创QQ:572264369

  就在不远的河边

秋色,藏在泛红的梧桐叶下,秋色,葬在皑白的冰天雪地下。

  就在不远的码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那一年的再见

  却成了一生的永别

  再一次回到小院

  这个季节的风儿、夜色、星光…

澳门新葡亰总站,  再一次望着远方

  那个季节的秋水、只有一条小船的码头…

  把所有能回忆到的,都反复存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