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我将西行

  不妆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不梳

发表于 2004-12-21 08:00

《明天,我将西行》
过了30岁,身体和精力变化明显了:体力越来越差,熬不了夜;心力越来越脆,受不了伤。还好,肚子没有圆起来,大腿没有粗起来,皮肤也还没有老化起来……
据说,在健身房的跑步机上,每天连续跑40分钟以上,可以把身材锻炼成魔鬼样。可我一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二是没有那份耐力,在枯燥的机器上跑40分钟还是需要一点毅力的。关键还是从心底里感到在舒适的健身房里,挥汗如雨地原地跑步多少有些可笑。人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为什么不能到大自然,到野外去运动?
身体在变化,思想何尝不是如此?沉积在脑子里的安于现状,比肚子的脂肪更可怕,更有害。
于是决定西行,带着渐渐变老的容颜,带着充满了固执偏见的头脑。希望回到城市时我又能展现最轻松最迷人的笑容。也希望西行如一面镜子照我去领悟活着的道理。
从前古人隐啊退啊闹得欢。到了鲁迅也还能拎着木箱网篮四下里走,最后捉摸出来,是少了一个“可以自为的世俗空间”。我是一个富于幻想的人,又怎能容忍一个城市一间屋子框定自己的两条腿和一颗心呢?
“独自行走”是一个偏正词组,“独自”给“行走”的额头上贴了块堂皇的招牌。在城市里,你几乎找不到“独自”的机会、“独自”的空间,不自为久了就会有依赖性,甚至日子长了就看不出有自为的必要了。
我期待这次的远行会使情况有所改变,我很有把握。事实上我一直都是那种固执地寻找自己渴望的东西的女人,即使耗尽我的全部心血和情感也不会让我放弃这种寻找。
“一个人只能扔掉确确实实占有的东西”——弗兰茨.卡夫卡
人们总是希望看到两极事情,好或坏。我也是如此,希望看到一个真实的西部。从这里出发,沿着北纬40度,向西行25度,从东经116度到东经91度,然后在每条经纬度的交汇点上,停下我的脚步。
这几年,除了工作,我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游走.
一个人满中国的走,背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背囊.以一种既激动又欣喜的心情,扑入每一个新环境。
由于多年的游走,渐渐地心宽念也宽。如今几乎没有一种固化的观念可以在我的思想中一成不变,也许那是允吸后的过滤,但更多的时候,我愿意理解成是博大的包容。
我相信自己会一直走到老,走到脚下不再有路,眼里不再有风景的那一刻……我想,经历令人生入味,而入味的人生才不枉生命一遭。
“游走”其实与性格无关,因为从本质上,生活方式的选择从来都只关乎实现理想的勇气。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大多数人的勇气仅限于茶余饭后坐在电视机前看看罢了。尽管周游世界是许多人的终极理想。
每一次飞机轱辘与地面的摩擦,汽车车窗与景致的交错,轮船尾冀与浪花的亲吻……都是我兴奋的开始。
我曾在QQ的说明里,蹩脚地模仿过这么一句话:当你们没有我的消息时,我一定正在旅行,如果不在旅行中,那一定是在去旅行的路上。
…… 明天,我将西行。

  我就把想说的

  挨个排在床头

  整理成一个年轻的夜

  枕着西山日暮昏睡

  斑驳的树影鬼魅般的摇曳

  暗黑倾泻下来的月光并没有想象中的光滑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我带着

  游走在身体边缘的尊严

  穿越那座挺立的山脊

  紧紧裹住赤裸炙热的悲伤

  这是一种不羁的姿势

  就连空气都是那桀骜的呼吸

  那一刻想必是树的叶子都过分地绚烂了

  我把灰色画布上柔软的痕迹轻轻抚摸

  以为这是皮肤之上的溢彩

  是命运的恩赐

  是永恒凝结的欢喜

  是生命之花的盛开

  可是

  泡在杯子里的普洱仅仅经过你的唇

  升腾起了承诺还没有过夜的味道

  却让火热的时间瞬间变得冰冷无比

  这是多么难过的事情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