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兮

  秋声的晨煦

几朵白云,软绵绵地挂在秋阳的身后,躲着风。秋风不小心转身,几朵白云悄悄地跑向南边去了,脸上挂满了一排排绯红的彩霞。

  恰是素命的向晚

秋岭上,秋风空着手,抓住山间里的每一缕云彩,急急地往山谷中赶。不知情的炊烟,也跟着凑了上去。

  道树两侧

好些被收割了的喜悦,站在田野上,像一排排等待检阅的队伍。石榴在初秋前的张扬,现在害羞的收起了自己的粉妆,高高地挂上了满树的红灯笼。

  垒起厚厚的

收割后的玉米地,像是喝醉酒了的诗人,把诗行,杂乱地散落一地。秋风摇醒每一行诗句,弄得地里的秋虫,平仄浅吟。

  衣冠冢

一些不知名的野花,有白色的、红色的、粉红色的、酱紫色的、花斑色的…都一个牵着一个的手,吹着小喇叭,爬满了秋后的黄昏。山那边的云头,匆匆地顺着暮色,滑向明天去了。

  虚弱的阳光

一切,又重归于静。

  把湿湿的空气打沉

深秋的夜,冰凉如水,月色安静地勾勒出沉寂。那些厚重的叶子,经不起丝丝寒意的轻拂。凉风袭来,黑夜一次比一次苍老。

  风儿玩弄微笑

秋夜很凉,多想为她披上一件温暖的外套,风带着咳嗽,让人好生心疼。

  惊扰静穆的秋深

夜不是最终的归属,一些被季节圈养的日子,孤单地承受着月圆月缺。感恩离别,让相思重叠,秋雨就有了意义。

  世界也许

有一棵树,在我经过的地方,守望着路上东升西落的脚步。夜过之后,衰老的秋风比黄叶还多,一层又一层,胡乱地在小径上东躲西藏。

  须臾伤心了

天慢慢冷静下来。秋风像是受惊的羊群,一只,两只不断地从枝头跑散了。还有好多喧闹的叶子,纷纷把秋天,一件一件的藏在衣衫里。

  晴空躲进乌云

藏不住的,都红着脸,还一个劲儿的往兜里装。于是,怀里满是秋天的味道。还有沉默的,偷偷地躲在土壤中,像成熟的地萝卜一样,严肃地等待一次神圣的拔地而起。

  偷偷地泣饮

秋色下的篱墙,古朴而单调,墙缝里的一扇窗,像秋天里狼藉的炊烟,努力飞翔。

  叶儿很美

靠近袅娜的自由,豪放肆无忌惮。山从不缺乏伟岸,手心里捧着心事重重的公路,小心地呵护着细腻的威严。走过,过客是一打美丽的风景,你去,或者你来,都是响彻秋夜里的跫音。

  风是花儿的颜色

路人,是秋窗外的一种风景,眼里藏着狼一样的诱惑,一阵眼神,满地都是期待的脚印,不闻不问。

  在残垣前

村庄,被好多的岁月包围,秋色淹没了小山村,到今天,村庄依旧泪流不止,她不仅一次地努力生长,靠着卑微的双手,不止一遍地锄遍每年的日出日落。秋,依旧把山村的夜,一页一页地撕碎。

  有些往事滴嗒着

停不下的风,带着积蓄了一年的执着,吹过三九,跨过三伏。

  殉葬的尘泥

突兀的悬崖,山峦边是风的家乡,许多的山,毫无眷恋地从风口吹过,被一些人,以崇敬苦苦地追寻了一生。

  奏着一支卑微的歌

雾,是风离开后写的诀别诗,秋雨把字句,一滴一滴的浸透。雨里还有些行人,隐约的唢喇声中,送葬的队伍,用秋色,一寸一寸地丈量着悲伤。

  起晚了

也许秋雨的到来不是时候。

  西夕的绛红

她带来的白天比花期还短,她带来的黑夜比冰还寒,她带来的愁丝,落满山川田野,村庄小镇。还有丝丝浸骨的寒风,扣问着忏悔的灵魂。

  荡漾着

立秋以后,秋总是比夜晚还凉。逐渐聚集的苦寒,一叠比一叠饱满,一些义无反顾的叶子,在枝头整夜地失眠。

  一夜潮起西风

关于义无反顾,是青春里那些沉淀了的铿锵印记。

  一夜与秋恰逢

秋寒,历练着坚韧的日子。秋去冬来,四季更替,如若人生也有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我们的人生价值是否能得以升华。

  浪漫的肃寂

澳门新葡亰总站,万物滋生有序,去旧留新才有进步。秋去秋会来,冬来春又近,故曰:腐肉不除,新肉难生。

  伶仃的人火

  徐徐点灯

  照亮入夜的帷幔

  月光凝视竹枝

  池影还觉嫌冷寒

  在七里香

  熟睡的角落

  逢秋的月色不慎失所

  嶙峋的小道上

  白得起皱的光河

  旧旧地趔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